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你凭什么做流氓  

2013-01-21 09:57:04|  分类: 笑里藏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凭什么做流氓

 

这个故事绝无半点杜撰。

昨天,办完事回家,经过武汉路,突然就和一个急匆匆斜穿过来的擦了一下。感觉到只是手臂剐蹭了一下,就不太在意,于是便没有停下脚步。

身后传来声音:“哎——撞了人还想走?”

我下意识的回头,发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捂着肚子,朝我吼叫。

我知道碰到猴子了,正急忙准备回头离开,没想到在我正前方不远的地方,两个人正站着。

“喂,你把他撞了。”

这下麻烦了。

三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我包抄过来,虽然擦身而过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脚步,当然,我也没有喊救命。

“我刚刚做了手术,你就撞我了。”刚才还急匆匆赶过来撞我的那只猴子脚步变得非常艰难。真他妈的会演戏。

他捂着肚子,在我和我身后的两个人面前聊起一件非常腌臜的毛衣,里面的确有一大块纱布,还透着红,仿佛伤口没有愈合,或者已经愈合却被我撞开了——我最多只是和他的手臂剐蹭了一下,怎么伤口跑到肚子里去了?

我知道这不是个说理的地方,好在这里离中心医院很近。“我带你到医院去检查。”

“你不如给他一点钱算了,到医院去,你还花钱多些。”后面一个人说,

我回头看看他:“你们一起的?”

“我们是过路的。”非常显然,他们是一伙的,看他们的样子,不可能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

三个人剃着差不多的光头,猴子的脑袋上明显的有一道曾经光荣过的刀疤,很显然,那道刀疤是在提醒我,他是流氓,他不好惹。

我执意要到医院,试图伸手触摸猴子的伤口。那猴子往后退了几步:“干什么?还想打人是吧?”

“我没有撞你,你清楚。”

“人家都看见你撞了。”猴子指着那两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说。

“我们看见你撞了。”

我手里拧着一个包,包里有钱。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人们漠然的经过。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

我决定给他100块钱,这样好脱身。

“你把人家撞出血了,100块怎么够?至少要500.”

“我只有100块。”

“要不你给300.”

另一个说。猴子也说300.

既然他们主动降价,我只好跟着砍价。

“200.”

“不行,300,一分钱都不能少。”猴子看我在加价,便得寸进尺。

我本能的掏出电话,旁边的人一把伸过手来抢。

没有抢去,但电话不能打了。

“干什么?”

正当我和这些人纠缠的时候,几个人围了过来。我的天,是他们!我的学生!

“许老师,怎么了?”

我指着猴子说:“我走我的路,他说我撞了他。”

“撞一下就算了嘛,有么斯了不起?”

“他把我撞出血了。”猴子又撩起那件看不出底色的毛衣。

“一看就是假的!”我一个学生说。

那两个人见他们说直话,非常生气,就过来拉扯:“关你们x事,你们有没有看见。”

“报警。”另一个学生边说边掏出电话。

其中一个竟然去抢。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旁边一个学生冲着过来抢手机的人就是一拳。

“抢是吧?”

三个王八蛋没想到他们会先发制人。捂着伤口的猴子冲过来踢了一脚。

一场不是十分混乱的混战没有经过一分钟就结束了——猴子被两个学生反剪了双手,另两个不再敢动。毕竟,我的学生有五六个吧,我没有细数。其中一个是学体育的。

“不要以为剃了个光头,就可以当流氓!”说话的是我原来的副班长。

“听见没有?”一个朝被反剪了双手的猴子的脑袋敲了敲,“不要以为把刀疤子露在外面就可以当流氓!”

 “把他搞到派出所去。”

呆傻傻的两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只好哀求:“放了他吧,他是个病人。”

“刚才打架还蛮有劲的咧。”

“算了算了。”一个“好青年”说。他现在变成了好心人,专门负责解围的。

我可不饶了。“承认你们是一伙的,就放了你们!”

“好,好好,算了算了。”

“想当流氓,要学功夫,知道吗?滚!”我如释重负,也变得很流氓起来。

他们松了手,三个小流氓悻悻的走开了,大街上一片雾霾,黄昏的灯火让街道变得非常乱。

“幸好碰上你们了。”

“刚放假,正准备出去吃饭,走,老师,一起去。”

“你们去,我不去了。”

“走唦,半年不见了。”

“走就走,谁怕谁。”我说。

“把师娘叫上,一起去。”

我只好打电话通知他们的师娘。

到餐馆坐下,我才发现,他们是七个人。

今天,我要记录这个故事,不是为了替我的学生吹牛,而是因为他们说的那两句话非常有意思——我没有白教他们三年的语文。

“不要以为剃了个光头就可以做流氓!”

“不要以为把刀疤子露在外面就可以做流氓!”

他们看问题真是入木三分。其实,他们也说出了我心中的怵,我平常见到剃光头把刀疤子留在外面的人,一般是把他们当做流氓看而不敢随意亲近的,这也许就是小流氓们的一种伎俩,先弄出个光头把你唬住再说。原来,剃光头还有威震敌胆的功效,至于猴子头上的那道刀疤,也不能说明他有多么凶狠,毕竟,刀疤不是刀。换一个方式思考,那道刀疤正说明他的无能,那是人家砍在他头上的,不是他砍在人家头上的。

所以,把光头简单的称为“狠头”是不对的。

若是碰到更狠的角色,流氓也算不了什么,他们甚至连流氓都做不成。

估计是吸毒的。我们猜测。

“真巧,今天不是碰上你们,我就完蛋了。”我说。

“没事,街上到处都是你的学生。”他们说。几天不见,到学会奉承人了。不过,他们说得也没有错,也许,这就是当老师的好处吧,这个职业,还真的蛮光荣的。

“看你们打架那么过瘾,说实话,我也想上去搞几脚。”

“好好好!下次打架,带上你。”

“喝酒喝酒!”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