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石老鼠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上午六章  

2013-12-17 16:35:03|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六章

 

1、上午,从清晨开始……

 

女人像一只棉铃虫,还蜷缩在被我捂热的暖被窝里。

属于我的时间,突然就到了尽头。

我悄悄的起身,虫子换了个侧位,继续保有着我留下的温暖。

暗黑的卧室归于沉寂,只有我的簌簌声——昨天夜里准备好的衣物,一件件依次码放在床边的沙发上,俯拾即是;抹黑穿衣的本事,是经过许多年的自我培训得来的。

衣服非常凉,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支冰冷的玻璃温度计,随着衣服一层层加上去,渐渐地,我能看到脉管里的血像红色的汞柱,慢慢的升上来。

冬日清晨,不到六点,透过蓝色的窗帘,微弱的浊光来自路灯,而天空还是墨蓝色。

收拾好自己,拧着一袋叫做生活的东西,悄然带上门。

楼道像深渊一样黑,深不见底,仿佛一脚踏空就会坠落不测。赶紧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世界突然就亮了,包括楼梯、纸屑和锈蚀的栏杆。

下楼。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钥匙寻找锁孔、转动、反锁的金属声。那是住在我楼上和我同甘苦共命运的同仁,我曾经在一首诗里说过:“我还不是最不幸的人”,估计,陪同我共赴这种不幸的,有的甚至已早于我出发了。

 

2、上午,应该有个话题……

 

车上人不多,让12月的车厢显得更加寒凉瘆人。师傅说: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不能开空调。49座的大巴,带着完全可以忽略轻重的20来个人,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一路畅通到几乎可以直接闯红灯。

路灯昏黄迷茫,每天这个时候,大车启动之时,我便开始昏昏欲睡,我很希望在车上能把耽搁的瞌睡补足,但一切都是徒劳,一切一如往常,很快,车上就热烈起来,人群中,除了我的疲软,更多的人都显得非常亢奋,我非常佩服他们有旺盛的精力。他们开始讲故事。

“昨天真是舒服极了,一天没上班,真自由。”坐在我前排的女士对她旁边的人说。她在高三,因为联考,昨天没有监考,就放了自己一天假,在没有考试的日子里,高三因为坐班,不会有人早上起来谈论“舒服”这样的话题。

我能在朦胧中体会到她的舒服,路灯渐次熄灭,车子走一段就靠站上人,更多的人接着她的话题开始兴奋,大家带着羡慕的神情顺着她的话题往下溜,毕竟,“舒服”是人人都渴望的。尤其是车上的所有人,一大早起床,感觉其实非常“不舒服”。

“今天就惨了,上午下午三场监考,晚上还有晚自习。”她的舒服看样子没能维持多久。

两边的湖水让人透骨,因为这个秋冬少有雨水,以前深没在水底的喷泉骨架,现在完全暴露在水面上了,黑的铁非常狰狞,远看去就像一条剥落了皮肉的巨大鱼骨。

一些人漠然的看着窗外,人行道上,三两个早行人缩紧了脑袋蒙头走着,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摇晃着肥胖的身躯,逆风从他们身边经过。

车厢里突然唏嘘不断。在这样的密闭环境里,“惨”比“舒服”更能引起共鸣。

她的确很惨。大家便开始和她一起比较着谁比谁更惨,有位女士突然给家里打电话,提醒家人给起床的孩子多穿衣服。我想作为妈妈,他心里除了牵挂,更多的还有愧疚和无奈。在她的电话里,话题被扯得更长,但所有的话题都会因为下一个话题的贸然出现无果而终。

这种车厢情绪,每趟都可以车载斗量。大约,人们都备感到舒服、自由的日子其实并不多,觉得自己几乎天天都过着“惨”的生活,实在找不到爆破口,便借着车厢,单等某人引爆,就赶紧熄灭了身心的疲倦自燃起来。这情景,仿佛合唱一般,能迅速得到节奏整齐的和鸣;这情绪,也仿佛是传染病,能迅速在车厢内扩散。

而通常,我因为昏昏欲睡,也因为听得太多,全部话题都有同感,“惨”不会因为我的不加入而变得更少,所以就一直不想进入到那种毫无意义的“列举”或“例举”中。

早上六点钟,全世界都在熟睡着,我们却要起床;晚上十点钟,全世界都在散步逛街遛狗吃烧烤捂被子嗑瓜子看电视,甚至觥筹交错,我们却在赶往回家的凛冽路途。没什么好说的,再说了,就算是“列举”完了,还是无法改变现状,人说工作着是快乐的,但在车厢里,这种快乐比较缺乏。

幸运的是,一旦下得车来,这种情绪顿即灰飞烟灭,待到进入自己的岗位,个个都是勤勉的熟练工。

 

3、上午,终于有了光线……

 

连续几天的寒风细雨,把城市上空的雾霾自西北向东南吹到了远处,估计昨天晚上,这些雾霾已经到达了东京或者首尔的上空,已经和我们不相干了,今天车窗外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大家的话题比往日更猛烈,估计这个兴奋度应该和天气有关。

外面光线开始变得清亮柔和起来,天,彻底亮了。群山顶上的天空蓝得透明,拉丝般的白云有如女人精心梳理的秀发,从日出的方向中分,直板烫过后,到发尾一律自下向上大波浪的漫卷虬曲,经过一双神手的打理,精致到纤毫不乱。

越走越靠近城郊,鸟雀也多起来,很多早起的鸟儿闲散自由的停在高压线上,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只可惜我们隔窗相望,不能听见它们的歌唱。湖水平静,岸边的水葫芦有漫溢的翠绿,冬天,估计没有什么植物能比得上水葫芦那般绿得透彻了……可惜我们人在车中,不能停下来拍照,否则,留下几张照片,等熟睡的城市醒来后,在微博里和我们一起共同分享到这首晨曲,一定会引来巨大的围观,因为这样的冬日清晨,他们是无福享受的,他们,还在酣睡中。

我不知道我的女人被窗外的光亮惊醒了没有。

大山压顶,车子哐啷一下,突然就坠入到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隧道里的灯全黑了,车厢里人声骤减,敞开的音量被调小到小声嘀咕,1200米长的隧道,仿佛比黑暗更长,它熄灭了蓝天白云电线鸟群和水葫芦。我突然有一种沉入水底的错觉,觉得有些胸闷,于是憋气,从丹田开始慢慢释放,一遍遍等待着车子赶快冲出去,冲到有光线的另一头去。

憋着长长的一口气,轰鸣的车子终于从黑暗的隧道里冲出来了,仿佛得救了一般,我们重又变得神清气爽。宽阔无边的开发区就在眼前。

 

4、上午,应该工作着……

 

属于我们的时间开始了,早自习。表情并不丰富睡眼依旧惺忪的一大群孩子开始在唐诗宋词里无可奈何的翻滚,很好的诗词雅韵,却被他们弄得满身皱褶,几个孩子在偷偷的啃着冷馒头。

25分钟过去,我也啃完了冷馒头,开始上第一节课。《牲畜林》。这是个看起来很好玩很搞笑的段子,庄谐颠倒,技法高妙,内容是关于战争。我本想非常轻松的讲述这个有关二战的轻松故事,但是他们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也许是每天醒来太早,上午第一节课的低效率几乎能和下午的第一节媲美。

4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关于那个叫朱阿·德伊·菲奇的农夫到底在今天的第一节课做了些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甚至不知道我都说了些什么。

但我可以保证,我上课时的状态绝不会有车厢内的疲软,通常在课堂上,我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仿佛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人,但我的活力却没有太大的感染力,好像他们的肌体非常强健,不那么容易被我感染。

一节课过后,休息一节课,再到另外一个班去上第三节课,到时候我会将第一节课的情绪和节奏原封不动的搬过去,我希望在光线十分充足的时候,他们的状况会比八点钟的那群人好一些。

 

5、上午,应该也有休闲……

 

冬日暖阳。非常难得。这个冬天,没有雾霾的阳光,我们承受得太少。这几栋坐北朝南的楼,按照朝向,本应最能得日,可是不知道怎的,春夏秋冬,除了早晨阳台上有些极短暂、歪斜的余光,其他时间,室内几乎都需要开灯。一到冬天,里面阴凉得瘆人,一些人在不约而同的跺脚,这就表示他们渴望阳光。

我搬了一张椅子,到东头的楼道去。楼道被玻璃全封闭,阳光满照,阴风根本进不来,套用车上女士的话说,“真是舒服极了”。

闲暇时,找个安静的地方读点诗,这是几十年来养成的坏习惯,虽然这种行为很不合流也不合群,但我仍然固执的以为,诗是个好东西。

好在我的这种没有时代感的癖好不会打扰其他人的日常。

它为什么是个好东西?因为当你读懂它时,就能看透一个陌生人的内心;你写它时,却能让读你的人很难看透你的内心;一个人能看透别人的内心,却让别人看不透自己,该有多么快乐,虽然这种快乐不为人知,但我却乐此不疲。有时候,这种感觉多少有点阴暗的味道,但也省却了因为文字给自己造成的麻烦和给他人带来的不适,于人于己都还不错;人,能在人群中做到相安无事,就是传说中的和谐,而和谐,是要有技巧的,因为和谐,大多数时候是看起来只是类和谐,不是真和谐。诗,能让人做到无话不说,做到一吐为快,躲在阳光充足的明媚角落里,做着不为人知的事,领会着不为人懂的话语,或者顺势胡诌几句,能让我的内心“舒服”,用车上女士的话说,就叫做“真自由”。

我便读到了三色堇的诗《因为热爱》,在书的第264页。“在山重水复的途中,我祈求上帝,让我越来越像这山中的一棵植物。”这点了我的穴道,虽然我从没有祈求过上帝。我说过,诗歌是个传声筒,能用我们找不到的语言,说出我们说不出口的话。我通常有过的某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他帮我说出来了,而且十分准确、贴切。这让我非常快乐,这大约就是我爱诗的原因。

 

6、上午,需要细致的安宁……

 

学校是个神秘的地方,除了课间有过十分钟的喧闹,其他的时间,孩子们都温顺的走进去,被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整个楼群安静极了。偌大的院落,寂然无声,人声、脚步声都没有,只有一位清洁工,在走廊里发出窸窣的声响,她进出时大约发现了我阳光下寂然的存在,动作变得更加轻巧,这让我感动。

我呆在楼道拐角,面朝自己背对阳光,细心的体会着上午的宁静。3000人,被各自关在属于他们自己的空间里,保持着绝对的安静,让一个人训导指引,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车站码头航空港超市公园亭子间,就算是只有三五个人吧,也是吵闹的,学校,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几千人集体噤声,又集体喧闹,难道不有趣?

 “舒服”……?“惨”……?我仿佛又突然回到了车上。

正在为自己某个稀奇古怪的想法感到可笑,就听到一阵噔、噔、噔、噔的脚步声钉钉子一般,发出和谐的四拍节奏,从一楼一直钉到五楼,最后到达我的身后,锤声停止。

晒太阳啊?她说。

嗯。我回答,转身看见她朝我手中的书扫了一眼,停顿了一下。

读诗?她大约有些不解。

嗯。我笑笑,仿佛很难为情的样子。

她转身噔、噔、噔、噔离去了,进了阴冷的办公室。

我知道,这么大把年纪的一个人,在这么一个不太需要诗情画意的时代,躲在角落里读诗,显然是滑稽搞笑的;读诗,远没有淘宝和游戏那样更源于生活,贴近生活。

点上一支烟,把书关上。一墙之隔的宗族祠堂外突然传来了响亮的鞭炮声,虽然只有几声,显得零散而琐碎,但是,在寂静里,还是非常令人惊悚。一个伛偻的老太,正在爇香、膜拜、祝祷、祈福,她的身后,一个穿得臃肿的粉红小孩儿,正侧身用小手捂着自己的耳朵。

铃声突然响起,喧闹即将开始。我得把一切抛诸脑后,忘掉“舒服”忘掉“惨”,暂时放弃诗歌抱持良知,重新启程,去奔赴我热情洋溢的课程,毕竟,不谈事业,那至少也算得上是个养家糊口的营生。而所谓敬业,其实就是在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