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一锄头磕出一个英雄  

2013-03-28 12:06:51|  分类: 笑里藏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锄头磕出一个英雄

 

 

最近,一个原本非常普通的湖北英山人段金寅,成了天下尽知的英雄,听说在他魂归故里的那一刻,上万大别山革命老区人民都来为他送行,场面之壮观,非亲临无法想象。

他怎么了?

他是英山县城管执法局城东执法大队的大队长,军人出身,转业后分配到该局工作。一年后的2013316日,“段金寅同志带领执法队员在制止违法建设过程中,遭违建业主用锄头从背后偷袭,头部受重伤,经多方抢救治疗无效,于320日不幸去世,年仅33岁。”

这是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一个年仅33岁的大队长,就这么“简单”的被农夫的一锄头给磕死了。事后,英山县委立即做出了《关于在全县开展向段金寅同志学习活动决定》,并封他为“城管英雄”。

我们看到了县委文件中关于要封段队长为英雄并要求全县人民必须向他学习的三大理由:一是“他牢记宗旨、坚定信念的优秀品质”,二是“他兢兢业业业、忘我工作的敬业精神”,三是“他勇于担当、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

文件特别强调“面对执法阻力和暴力威胁,他冲锋在前,敢于担当责任,面对挑战不畏惧,面对困难不退缩,面对责任不推脱”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那个拿锄头磕死他的老汉,肯定是个歹徒,这是毫无疑问的,他若是良民,就无法缔造或者反衬出一个英雄来。

但是,这里面存在着非常危险的逻辑悖论,其一,当段队长带着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强将手下无弱兵,英雄带领的队伍肯定特别能战斗)来到老汉门前,这时候的老汉是个什么人?是个纯粹的老百姓?是个正在搞违章建筑的坏老百姓?还是他本身就是个歹徒?如果段队长和他的队伍面对的是一群(老汉和他的儿子以及围观者等)暴徒,那么,段队长的英雄业绩从车队一出发就应该奠定了,但一群正在建房的老百姓本身不是暴徒。他们即使违建,也不是暴徒,单从视频上看,革命的队伍也未和抗法者有过严重的对峙,只是在交谈和拉扯中,老汉出于“护犊子”的本能才亮出了锄头,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锄头竟然将人给磕死了,造成了命案。磕死了人的乡野老汉已经不再是良民,他此时已邪恶到沦为暴徒了。

一个英雄从出现,居然是因为一锄头,这,太突然。

其二,段队长是不是在英勇献身之前就已经是英雄了?按照县委文件的解读,仿佛是的,只是此前没有宣布,死后才得以追认。 “段金寅同志始终坚持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党忠诚,立场坚定,始终在思想上、行动上与上级党组织保持高度一致,忠实地履行共产党员的职责和义务,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他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在本职工作岗位勤勤恳恳,埋头苦干。参加城管工作后,他舍小家顾大家,克服家庭困难,呕心沥血,放弃节假日休息,忠实履行职责,脚踏实地,努力在自身工作岗位上争创一流业绩。……在他身上,始终保留着一股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和敢破坚冰、敢于牺牲的勇气。” 这段话让人读得汤气回肠,他身上的优秀品质的确值得我们学习,只是让人扼腕,这些结论来得太迟,崇高的评价对于段队长本人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用了,因为他死了,他活着的时候,何曾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崇高?退伍一年内就当了大队长,再过一年,会不会凭此定论当局长?不知道。

调侃一个死去的人,无论是英雄还是常人,甚至是犯人,都不应该,因为人一旦离开这个世界,还是能触动我们敏感的神经的,那根神经里藏着恻隐。所以请段队长原谅我的冒犯。

我们不能理解的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何不早点封他为英雄?为何不早点号召大家向他学习?为何一个人总要等到他死了以后才能成为英雄呢?一切的荣誉称号都是封给活着的人的,唯独“英雄”,仿佛总是颁发给死去的人!而让人困惑是是,县委对段队长英雄行为的表述,显得非常支吾:一个具有“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的英雄,他的死亡居然被简单的描述为“遭违建业主用锄头从背后偷袭,头部受重伤,经多方抢救治疗无效,于320日不幸去世”,县委为什么不用“英勇牺牲”呢?“不幸去世”的定论根本就不能成为“学习”的理由,“不幸去世”?用词太轻、太随意。

其三,从文字表述看,“始终……”的段队长早就是一个英雄了,他的团队当然是英雄的团队,一个英雄的团队,维护一个城市的光荣与梦想,看起来非常不错,但是,他们执法的对象常常并非他们的敌人,而是普通的老百姓。一个具有“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的人,要想成为英雄,只有面对敌人时才会脱颖而出,才能成为真正的英雄,这是关于面对死亡的英雄概念的普遍认识,但是,在乡下,在自己的宅基地里起房盖楼,虽然违法,也未必是城市的敌人,他们是可以改造好的人。只是这一锄头贸然的磕下去,才让老百姓成了英雄城管的敌人。

客观的讲,段队长死在自己的岗位上,最多只能算是因公殉职——这也是众多网友的一致看法,把他提拔到英雄的高度,就是看低了老百姓,把城管和老百姓的矛盾搞得不可调和。

段队长因公殉职,并非像刘胡兰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那样“死得其所”,毕竟,这些人一开始面对的就是敌人,这些敌人,不仅是刘胡兰们的敌人,也是老百姓的敌人,他们敢于为老百姓担待,才能成为英雄。而段队长的死亡,应该是一次偶然的事件,是一次突发事件,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看,老汉扬起锄头的瞬间,也并非想一锄头把人干掉——干掉了他,也未必能让自己的房子建起来,这个普通的常识,他该知道,而且,护犊子的心理导致他大约只是想去制止对儿子的不利局面往纵深发展,但没有想到的是,段队长却被他磕死了,造成了命案。自古杀人偿命的道理,老汉即使没有读过书,也该知道,客观的说,老汉夺人性命,应该不是出于主观的故意。老汉是不是故意杀人,是法学问题,我们不去探讨,但他绝对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

而现在,英山县委发文号召“全县各级党组织要把开展向段金寅同志学习活动作为当前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在全县迅速掀起向段金寅同志学习的热潮”,这有点夸张,它会不会大涨城管的志气,大灭违建者的威风,尚未可知。至于将段队长的死亡“与‘学习贯彻十八大,争创发展新业绩’工作结合起来”, 以“推进英山县加快‘中国茶叶大县、湖北山区经济强县、大别山生态旅游名县’三县建设,建设大别山革命老区创业创新先锋区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就更“大”了,一个偶然的意外,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正能量,这起单一的事件不可能成为大别山革命老区创业创新先锋区的助推器。

毕竟,段队长面对的还是老百姓,就算是坏老百姓,也是老百姓,何必把老百姓当成敌人?

一个叫张洪泉的人署名发文说:“一个英雄的出现是因为一起恶性事件,树立了死去城管英雄的形象,……不从思想上提高民众素质,只怕还会有更多的‘英雄’出现。”如果不调和城管和百姓的关系,“只怕还会有更多的‘英雄’出现”。

县委的“号召”文件出台迅速,体现了他们善于做足文章的本事,文中最后的段落,是否存有醉翁之意?这段“号召”,会不会是冲着“英山”来的?或者,本来秘书处的官样文章就一般都是按照这么个格式写?网友调侃:“老汉一锄头磕出个英雄,英雄提高了英山的知名度”,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段队长走了,留下了太多的唏嘘,毕竟,他太年轻,太无辜。但我们思索的,仿佛不仅仅是这些。而“城管”,成了当代中国的一个痛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一锄头磕出一个英雄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按此逻辑,下面这位叫宋合义的农夫

是不是也应该发红头文件封他为“抗拆英雄”?

一锄头磕出一个英雄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