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谁最累?  

2013-03-05 23:02:09|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最累?

       有一首歌,叫《为了谁》,好像是一首红歌,其中有这样的词句:“你是谁…为了谁……谁最美…… 谁最累 ”,我唱不全,但呆在教室里,看他们埋在书堆里做作业背书时的样子,就常想起这几句。
       旋律老是在大脑里回旋。
      “你是谁”,是个很好回答的问题,他们显然是陌生人家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他们是学生,一个冰冷的名词。这是他们的身份,就像工人、农民一样,不热。
       “为了谁”,就不是很好回答了,为了父母?为了老师?为了国家的未来?……答案有很多,多到连他们都说不清道不明,当然,面对这样的问题,老师只有一个唯一的“参考答案”,为了自己!其实,他们并不非常确定是为了他们自己,才跑到这里来。
      “谁最美”,孩子是美的,但呆在教室里的孩子,未必个个都美,什么样的孩子最美?成绩好的?长得帅的长得美的?会打球的?喜欢恶作剧的?不知道。
       “谁最累”,这是一个问题。世上的人从事的职业有万千,谁都可以说自己最累,用孩子们的话说,谁都最苦逼。这三个字,正是我常常看见他们做作业时想起的旋律。
      如果读书是一个职业,那么,他们正在从事的,的确是天底下最累的职业,多少孩子在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之后,劳而无功,甚至可以说是白白的付出了三年——在一个以分数衡量劳动价值的时代,他们的劳动价值就这么简单的等同了他们所获得的成绩。
      我们的确没有在他们的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如果认为老师在学生身上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和汗水,那是自吹自擂,其实没有人这么做过,也没有真正的做到,即使自以为做到了,但却让很多孩子到头来劳而无功,变成了苦逼一个,面对你的付出毫无感恩之心,这就值得反思了。也许,我们付出了精力,但没有付出智慧。教师,应该是个有智慧的事业。如何让他们在苦逼的境遇之中解脱出来,的确是需要思考的。
      高中三年,哪怕能给他们半天的快乐,也算是有智慧的。除了一声“好好读书!”我们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春天到了,“好好读书!”夏天到了,“好好读书!”秋天到了,“好好读书!”冬天到了,还是“好好读书!”
      当然,这旨在突出读书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可惜孩子不懂,所以,老师便不厌其烦地说。怎样把读书变成一件不是最痛苦最累的事?每天绕着作息时间表课表开足了马力轮番轰炸,那是逼着孩子往累里赶,一个人赶路,是为了一个轻松的结局,现在到好,累,不仅成了过程,也成了结局。
       “减负”,是个非常不错的决定,但真的减负了吗?问一下教育部教育厅教育局,问一下校长班主任,全国的孩子真的能享受“减负”的福祉吗?或者“减负”仅仅就是应付舆论的一个噱头?仅仅是为了糊弄愚昧无知的记者帮着人家唱一曲教育的高调?减负,现在已经变成了越减,背负的越多。
       我当老师这些年来,是亲眼见到一届届的孩子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负担走向毕业的。想当年,那些孩子背着一个小书包,就能完成高中学业,现在,如果谁愿意把高中三年的书一本不落的收捡好,到毕业,找台车拉回去,看一个小小的后备箱是否能放得下去!
       随着“减负”的新浪潮,尾随而来的是闹哄哄的新课程改革,这真是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玩意儿,基础教育,在一些人的手里,变成了实验的工具,没有人知道,任何人家的孩子,任何人,被“基础教育”教育的机会,仅有一次。但很多人面对教育改革的成败(最好把它当成一个偏义复合词),居然相信失败了可以重来!
       我不知道受新课程改革荫庇的孩子,每个学期能领到新课程改革后发下来的多少书,多少配套资料。我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仿佛新课程改革不是为了人家的孩子而来的,倒是为了某家和教育主管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某家“教育出版集团”准备的,发放课本和教辅读物,成了他们的盛宴,一本《长江作业本》,从小学到高中,配套着发下来,人手一本,不要可以,但书本费是统收了的。问一下,湖北省每年有多少小学初中高中的学生?新课程改革的一枝独秀,仿佛和我们这个社会的电老虎水老虎们一样,岂容老二们插足?如果敢不订有省教研室主编的资料,后果会非常严重。相比起这个“集团”,谁若是敢于订阅第二家的资料,除非不要钱,否则定然是乱收费!
       从来就没有用过的所谓“教材”,被孩子们垫在屁股底下御寒,或者干脆随便扔掉,毕竟,擦屁股,纸张太硬,何况,还是彩页的!彩页的奥秘就在于能卖出个好价钱,这些彩页的书本,花花绿绿煞是好看,恐怕连徐特立钱学森季羡林们都没有福分读过!他们读的钱都是白纸黑字的书本。
       打开任何一本高中教材,仿佛都是看图识字或者看图说话,彩页中大篇幅的“内容”都是图画,连同那些空白页和只写了几个字的“页”,估计值得读的不会超过课本的一半,最多三分之二吧,但剩下的那些没有文字的“书”,也是需要付出成本的。
       减负的最终结果是,家长们多交钱买书。原来一个学期百来块钱就可以把教材搞定,现在,花六百块,肯定搞不定。扣除物价上涨的因素,剩下的,就是“减负”所得。
       当然,孩子们苦逼的源头不是书多缴费多,肯定不是;如果是这样,就等于把屎盆子扣在了新课程的头上了。我们不会这么想。不过有一个问题是肯定的,他们三年内要完成的“学业”远比过去的孩子多,甚至比钱学森季羡林们高中时代学的东西要多。
       无数高考指定不考的“选修”教材堆放在孩子们的案头。当然,这点怨言是毫无理由的,毕竟,读书不是为了高考,是为了增长知识,我们渴望孩子提高全面的素质,要提高孩子们全面的素质,就必须配套全面的教材。这是简单的逻辑常识。
       但事与愿违。孩子们都是冲着高考来的,这个崇低的理想是要批判的,是需要老师纠正的,这是短视行为。
       说这些胡话,是因为开学了,发书了,无数的孩子楼上楼下的奔跑,每个人都汗流浃背——他们要把百十斤重的新课程改革教材背上楼,发给同学,一个学期的书本,全班的男孩子齐上阵,一趟是搬不完的,但见讲台上地上,到处都是花花的书本,煞是爱人。
       比如下面这些图片,是他们去做操时,被人偷拍到的,他们就埋在这里面,三年。
      这不是高三的教室,是高一的教室。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只能在办公室里关上门,小声嘀咕几句,还生怕被孩子们听见了,影响不好。我们会非常兴奋充满幸福感的站在讲台上说:“书香才是真的香啊!孩子们,好好爱惜书本,好好读书!”
       最让人揪心的是,书还没有发完,写字的地方早就没有了……
       因为深味他们的累,所以不敢再要求他们把字写好,或者无端的去指责他们的书写歪歪斜斜,太丑,太臭。
       我只能将就着。原本以为进入了新校园,教室的面积大了,学生装得少了,会有更多的空间,让我搞一个“快乐课堂”的小实验,才发现,四个人分组的小小要求,也不可能得到满足——世上哪有一张桌子能放在教室里供孩子们围坐?我的实验终于被迫停止,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转身,和后面的同伴讨论问题。
       这也是我的问题。我只能站在他们的对面,满堂灌。
       而这么多的书本,让不读书贪玩的孩子找到了逃学的机会——他们躲在书本的丛林里,仿佛狙击手一般,站在高不过半尺的讲台上,你只能看到他们的头顶,至于他们手里摆弄着些神马,我们是完全看不见的,如果要想看见,那就只能像监考一样四处奔波,一节课,就不必上啦!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这样的课堂,不可能经常有,
因为,要搬动大量的书本,以挪出位置,
不说耽误时间,实在是嫌麻烦。
万幸的是,他们目前还长不成姚明。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谁最累?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