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4%,非常痛  

2013-03-07 12:00:17|  分类: 笑里藏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非常痛

 

4%是个一点都不敏感的问题,但这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却会出现在国务院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

“4%”是指政府每年对教育的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二十年前,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是没有“计划”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会准确提及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所以投多投少,要看政府的心情。追溯到1993年,在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才确立了4%这个指标,那可是个宏伟的目标,之所以说它宏伟,是缘于它难以发现。《纲要》展望,到2000年实现这一目标。可是,这个1993年提出、原定2000年实现的目标,在迟到了12年后,才终于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足见这个4%的扭捏程度,正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

中国教育发展的历史终于迎来了喜庆的2012年,在喧嚣的末日论里,听说,这个4%终于实现了!

官员给这个4%算了一笔账,“按照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计算,4%是21994亿元。而2000年的财政性教育经费只有2500多亿元。”

瞧瞧,增加了多少!

有人惊呼:“我国的教育支出已是财政中第一大支出,占比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美国。这反映了国家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中国在教育投入上,像经济体一样,又有了一顶“仅次于美国”的“老二”的亚军头衔。

我们应该欢欣鼓舞,从此我们必将扔掉妄自菲薄的旧观念。

但不和谐的智者突然就说,我们对教育支出的总量虽然是“老二”,但我们的分母却异常巨大,仅中国的大中小学生人数就远超过了美国,这么个总量,若是“除以一个13亿人口的分母,就很小了”!

如果对照世界4.9%的平均水平和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6.1%的水平,我们的总量其实是个“嘘”数,根本谈不上世界“老二”。

算总账是我们的陋习,是数学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我们最需要的是“人头费”。人家一个人花5美元,我们十个人花4.9美元,单看总量,我们的确快赶上美国了,但若是按照“人头”算呢?这一算,我们就又成了蔫茄子。

如果硬要是那美国和中国对比,那就比一比吧。

美国是超级军事强国,投入在军事上的开支一直被世界诟病,中国更是如此,但美国军费开支仅占到GDP的5%,而美国投入到教育的开支是8%,这个比重和美国投入到行政的开支完全相等!参考一下:美国每年的军费开支大约在5000亿美元(占GDP的5%)。

2007年,官方公布的数据是:考虑到人口因素(非常科学!),中国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仅为人均GDP收入的0.82%,美国为6.10%,是中国的7.44倍。日本为4.28%,韩国为3.01%,俄罗斯为1.87%,是中国的2.28倍,巴西为2.29%,是中国的2.79倍。在所谓的“金砖四国”中,中国的教育投入端端正正的稳居末位。

但还有一笔账被悄然忽略了,就算是在完全没有实现4%的年代,“各级教育合计仍有数以千亿元的欠账”!数以千亿计算的数据,到底能精确到何种程度,不得而知,估计算是国家机密了,不方便打听。

换句话说,即使今后的每一年都实现了4%,“我国教育投入长期以来低位徘徊”的局面也无法改变!

如果将这个4%的总量进行切割,就更意味深长了,据说,在这个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的总量中,“义务教育占52%,其中农村义务教育占32%;高等教育占21.3%;高中阶段教育占9.7%;中职占6.8%;成人、学前等其他教育加在一起是8.8%.”

请问,你处于哪个阶段?

因为总量高到了世界第二,人们便有理由担心,是不是太高了,于是担心:“4%能否持久?”这是个可怕的问题。

而就在这4%中,又有多少钱是花在了形象工程上?花出去的是买面子的钱?教育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闵维方毫不客气的说,有的学校实验室盖好了,像宝贝一样锁着,每周就开放10来个小时。“这个效率太低了。”一方面花大把的钱去构建紧锁着的豪华大楼,一方面在薄弱地区薄弱学校撒胡椒面,让更多的基础教育学校破败不堪,这个总量又有多大的意义呢?这位原北大党委书记说,“相距2000公里的湖南省凤凰县稼贤村小学跟北京市东城区史家胡同小学如果站在一起,就像一个皮包骨头的穷孩子跟一个健美运动员站在一起。”这就是总量的怪圈。他认为,这映照出一些人“对教育的感情”。若说政府对教育缺乏感情,不太对,我们能经常看到温和的温总理常常在倒塌的校舍前抹泪哦!其实,除了感情,更多的是责任。但谁能为中国的教育出现的各种问题买单?谁愿意买单?没有具体的人。一些地方教育局的局长倒是经常出面买单的,比如出现踩踏事件,局长就可能被撤职,但这依然不能阻止踩踏事件的继续发生——因为那栋楼乃至更多的楼明摆着还放在那里供人使用,楼梯还是那么狭窄,关着的人还是那么的多。那些曾经在若干年前被鉴定为D级危房的教学楼宿舍楼实验楼,还在使用,至于广大中国农村的中小学,其校舍的危险等级怕早就晋升到了EFG甚至Z级,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去勘察,没有来得及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

4%,不必欢呼,但算得上是进步。我们应该有信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