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班级管理需要放点狠  

2013-07-02 11:35:54|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级管理需要放点狠

 


期末考试文言文试题选择的是《史记???魏豹彭越列传》中关于彭越的相关文字,和学生讲到其中一段:“居岁余,泽间少年相聚百余人,往从彭越,曰:‘请仲为长。’越谢曰:‘臣不原与诸君。’少年彊请,乃许。与期旦日日出会,后期者斩。旦日日出,十余人后,后者至日中。於是越谢曰:‘臣老,诸君彊以为长。今期而多后,不可尽诛,诛最后者一人。’令校长斩之。皆笑曰:‘何至是?请后不敢。’於是越乃引一人斩之,设坛祭,乃令徒属。徒属皆大惊,畏越,莫敢仰视。乃行略地,收诸侯散卒,得千余人。”

突然就偏离了“题意”,搞了几分钟的班级管理演讲。

的确,现在的班级管理,非常难,看到他们仿佛一盘散沙的样子,我就冲动起来了,就算是我现在不负责这档子事了,因为职业毛病,也禁不住借题发挥。

不想管闲事的彭越为何能“乃行略地,收诸侯散卒,得千余人”?并非“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说白了,还是他“狠”。做侠盗出身的一介渔夫,禁不住众人“抬举”,便“彊以为长”,但是,“以为长”不是一件好玩儿的事,要有个“长”的样子,于是,在发布第一道“军令”后,开始发狠执行,干掉了一个迟到最长时间的人,还砍下人头“设坛祭”。

不发点狠,能统帅三军?

我便给他们讲了一个小故事,说上上届我戴一个中等班,有三个学生非常拽,一次,其中一户惯常违反纪律的拽人乘着大家读书的机会,一如往常的在下面“像猪一样的哼哼唧唧”(注:学生投诉原话,意为“唱歌”),当值日干部再次起身(班规规定,干部在上课时有权离开座位维持课堂纪律)制止时,他公然在班上谩骂这名值日女生,他甚至嚣张到起立,高声打断全班读书,豪迈的把她骂哭了。事后我估计,他大约是看到自己仿佛就快毕业了,便摆出一副“老子还怕谁”的“翻身农奴”模样,其无赖嘴脸实在是早已让人生厌。

只是他没想到,一向训练有素的班干部会群起而攻之,下课后,非得让他给值日班干道歉,那拽人岂能当着全班的面做这等糗事?便执意不肯。待到放学,班长留下了全班的学生,等待他的道歉,但坐在位置上的他还是拽得不行。班长一伙人见软的不行了,就来硬的,把拽人从位置上拽了起来,于是,发生了疑似肉搏。那天是周六,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没有课,便没有到班——这是我的习惯,我虽然是他们的班头,但若是没有课,是不大来光顾的。我坚决执行我的“管理理念”:班级是他们的班级,考大学是他们的事务,这些都不关我的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是局外人,来干嘛?于是,他们便养成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习惯,就算是打架,也不用提前请示我。

三个拽人,其中一个兄弟遭打,另两个自然按捺不住,便给我报警——这是很破天荒的事,他们是从来也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你的班干部把XX给打了。”

四年过去,我非常清楚的记得这句话。因为只有他们才会把大家的班干部说成是“你的班干部”,说明他们经过三年苦练,到最终还是没有贯彻好我的治班理念:班,是他们的,班干自然也是他们的。

我一听到报警,第一感觉是,有这等好事?说实话,我早就等待着这么一天了,终于,“你的班干部”能维护正义了。

我当然没有来,我来了,就不好办了。我相信,即使“你的班干部”打架了,也是为大家打的,是为了维护班集体的利益打的,值!

其他班的一位老师见五楼被我班上的学生围得水泄不通,也给我报警,我说,随他们去。我太了解我的班干部了,他们有正义感,处理事情有分寸,不会真的“打”,即使打了,也是路见不平。

周一,我开始处理这件事。拽人首先在班上公开向值日班干道歉,要深刻,要保证今后不许危害班集体的利益,不打扰他人,不剥夺他人考大学的机会;其次,班长处理事情不冷静,带着一大帮子干部围攻学生,行为过当,当面向被害者道歉。

“他为什么不当着全班的面道歉?”另外两位拽人一起到我的办公室,为被害者讨说法。

“那不一样,他危害的是全班的利益,所以要当着全班的面道歉;班长带人围攻的是他一个人,不是围攻全班,没有危害全班的利益,所以只向他一人道歉,当然,如果有必要,可以当着我的面,但是,你们没有资格在场。”

两拽人气呼呼走了,最后,他们不再来讨说法了,倒是我主动的在班会上做出了定性的结论。班长处事过当,好心维护大家的利益,结果违反了《中学生守则》中“不打架”的相关规定,我给他和他的干部集体打60分;XX同学违反课堂纪律,不仅不认错,反而辱骂值日干部,在女生面前大口吐脏字,一错再错,本应该记零分,但因为后来班干部行为过当,所以XX得分59分。就差一分,可以了吧?

仨拽人不再有异议,表示“算了”。倒是我的那群干部非常得意,说“老师真高!”

高什么?60分及格啦,59分和0分一样,不及格……

最后的几个月,那届高三(6)班风平浪静,直到毕业,而我,甚至比往常更不负责,越是临近高考,他们越是少看到我的人影儿。

我在后台偷着乐。

我知道,太多的紧箍咒勒着我的脖子,我不能越雷池一步,但是,班干部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学生,和违反纪律的学生是同一身份,同学之间打打架,正常得很呐。要是按照通常的做法,班主任出马,给拽人一巴掌,哈!那拍死的不是他,而是我,我还有机会呆在教育战线?

管理一直队伍,要像彭越一样,来点狠劲儿,不杀一,何以儆百?

那次事件后,高调的拽人甲自动回家复习,我没有挽留,另外两拽人,或留在班上,或回家复习,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最终的结果是,这个中等班级,高考的结果很是令人满意,他们一个个呆在班上忙高考,乖得很。毕竟,三年来,我的班长,一直坐在最后排,监视着他们,管理着他们,处罚着他们。

班长的名字叫肖天外。他自小练习跆拳道,身高1.80往上走,是个非常自律的孩子,好人都喜欢他,坏人都怕他。

他非常机智聪明。补述一件小事,也是打架。临近高考了,他和另外三个同学在街上碰到四个小流氓擂肥,他指着其中三个大个子说:“这三个给我,你们三个,干掉那个小的。”于是开打,结果是,四个小流氓全部趴下,八个人都被送到了派出所。警察叔叔问胜利方的身份。肖班长说,我们是学生,他们擂肥。你们是那个学校的?警察叔叔又问。他们回答:“我们是武汉大学的。”警察叔叔说:“武汉大学的学生,那是好人。”于是把他们放了,把失利方全部扣下。这是他们高考完后和我聊天时讲的。

为自己而战,即使打打架,又有什么不可以?与其窝窝囊囊任人扯淡忍气吞声,还不如痛快一回。

我不是一个好老师,但我对学生打架,持有不同看法。比如这两场架,该打,而且,应该打赢,打不赢,就不是我希望的。

不同意我的观点的,算是闭眼路过,不要举报,不要追捕。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