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我的局长同学小林  

2014-02-25 11:32:31|  分类: 黯然神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林荣升为副县级局长不到两年,可是就在去年年末,却被带走协助调查,从此,便没有了消息。

我们的年饭也就从此终断。

我们十几个人是同一年分配到同一个城市的大学同学,每年年末,总要弄一个年饭,大家借此聚聚,把一年的牛逼憋足,单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拿到桌子上吹。吹完了,再接着过下一年。

她学的是化学专业,在大学里就表现出领导才能,虽然那时候我们所学的专业不同,但因为大学里人数较少,校园面积大约也不到百亩,散步、打球、吃饭总能撞到一起,而对于学校发生的事件,也总能在第一时间传遍。比如她当选为女生部长一事,我们在学校没有宣布之前,就知道了。

那时候学校的女生非常少,即使我所在的中文系,一个班也就7个女生。正因为女生少,而且男生除了上课、自习、打球,就没有了别的事情干,于是就躺在床上,给每一个女生打分,无论是班里的,还是班外的。

她的得分并不高。

我真正的认识她,是在我犯了错误之后。我那时犯的错误,严重到可以被勒令退学。

每天早上出操,领导经常发表讲话。大多数是没有价值的事务交代,他一边说,我们一边安静的忘记;但有一件事,我们非常感兴趣,就是宣布被清理门户的学生名单。其中,因为谈恋爱被开除的学生,最多。那时候,在大学,谈恋爱是禁区。

我被卷入其中,作为女生部长,小林部长不能坐视不管,便找到我谈话,地点仿佛就是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因为快毕业了,我变得不是很有所谓,经验告诉快毕业的老油条,临近毕业被查出这档子事,处理不会太严重。

但她还是给我分析了危害,出于对领导的尊重,我表示理解和支持,虽然后来并没有改悔,继续我行我素。

我那时在学校险些做了个小名人。

正在她跟我义正词严的谈话发生后不久,一次在图书馆自习,她拿了一份报纸过来,坐在了我的对面。

她拿的是一份《诗歌报》,是80年代初诗歌类报刊订阅量最大的报纸,不分文理科,凡是爱好诗歌的人,都订阅了。

她是否订了这份报纸,我不知道,因为那时她和我并没有谈论报纸是谁订的这个话题。而且,在安静的图书馆,是不可能随便谈论什么的,那时的图书馆,非常安静,谁若讲话,一大堆白眼能像玻璃弹珠一样砸死他。

她把报纸摊开,我看见她的脸红红的,是非常兴奋的颜色。

我把目光从她脸上转移到报纸上。

我看到了我的照片,第四版头条。照片旁边是我的两首诗《无题》。

原来她是因为我的照片和诗歌才兴奋得涨红了脸。

作为以身作则的部长,她违反了图书馆的规定,开始小声讲话。我现在记不得她说了什么,但肯定是溢美之词。周围的人也都凑过来看报纸。

因为这厢里骚动,那天晚上,仰仗她,我成了图书馆里的名人。不久,我的同学把我订阅的《诗歌报》带来给我了。

那天晚上,有很多份《诗歌报》在图书馆里流淌。作为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诗歌报纸,能在上面发表两首诗,是非常不容易的,何况,还登了一张两寸的照片!

我那时不知道该把自己怎么办。

毕竟,那是喜欢诗歌的人取得的最高成就。

记得毕业分配时,我还拿了那张报纸给管分配的领导看,得到了他的高度赞同,兴许我的毕业分配,这份报纸还起了点作用——那时的毕业分配,没有现在那么黑,成就起了很大的作用。

大概就是从那时起,小林部长不再纠缠我的错误,倒是慢慢的成了我的信使——她们住在一栋楼,进出方便。那时的女生楼绝对是禁区,男生连想翻墙进去的念头都不敢有。

客观上说,我和她的友谊,是从那时开始的,虽然我并没有如她所想,最终修成正果,但我无疾而终的爱情,随着毕业的到来最终烟消云散,但我和小林部长却被同时分到了一个城市。

最初工作的几年,我们联系非常多,后来,因为工作的变动,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联系便少了许多,也就是在每年的年饭时,大家才有空坐下来,回忆。

我被她调侃得最多,因为她后来成了我的信使和红娘,我的一切糗事她都了如指掌,就是不知道她私拆过我的信件没有。

她很活泼开朗,为人十分热情,没有她在场的聚会,是没有多大生气和价值的。

大概是前年,年饭中,她说,她经常看到我和爱人一起逛街,老是手牵手。她说,她非常喜欢女人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我想她在大街上偷看我的时候,一定很入神。“每次过马路,我都把手塞进老公手里。”她说。

她是近视眼,很高的度数。

她是个很豪迈的人,一桌人中,唯有她敢于在喝酒上跟我叫板,一斤酒下去,她能够安全的转移到麻将桌上,且能赢钱。大家都说,最怕小林打醉麻将,那样子,仿佛是见了喝个酒后的鲁智深。

大概,工作三十年来,她是我最谈得来的女同学,和她谈话,百无禁忌,什么玩笑都可以开,什么话都可以说。

又一次她见到我,对某人非常生气,因为她进来时,门卫不放行,正碰上一个熟人,是个权威,结果,那人也没有给她面子,让她颇费了一番周折,最终还是人家从里面递出一个胸牌,才得以进去。她说,他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以为她是个爱吹牛的个性,所以才说出“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毕竟,人家是堂堂的正县级,你怎么说他不知天高地厚?她最多是个科长级的官员。但我没有说,只是劝他消消气,小事情,不要往心里去。

但后来的一件事,证明她说狠话是有底气的,她很快荣升为副县级局长了,没有点牛气,在她这个年龄,是不肯能的,在我以往的记忆里,她仿佛并不十分得志。现在,她得志了。

最后一次聚会,我们围着她敬酒,酒多了,她就开始释放她心里憋着的豪迈。“我告诉你,今后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有事情,尽量来找我!”她高声的对我说。

接着她开始开玩笑起来。知道我是谁吗?我背后有人!

我们便问,谁呀?

她诡秘的说:我姐夫呀!

我们哪里知道她姐夫是谁,于是赶紧打听。

哈哈哈,连我姐夫是谁都不知道,政治盲啊!她说。

我姓什么?

她姓彭。

我们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她在开玩笑。但是她的政治敏锐性非常强,这是没有进入官场的局外人最羡慕的地方。

很快。几个月后。她姐夫,上岗了。

但是,那人其实不是她姐夫。

再过不到一年,她却被带走“协助调查”。

我们的年饭,也因为她的缺失,散了。

得到她被“协助调查”的消息,是某个周五,我大约是除了接到通知的一小伙人之外,局外人中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为了印证虚实,我打了她的电话,关机。

之后,永远的关机开始了。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走上这条路的,干嘛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走进去,这么急。人说官场上有个59岁现象,她比我大一岁,女人退休退养退居二线比男人要早5年,估计是这个原因吧?再不动手,空怕来不及了。

她估计是不知道她姐夫的厉害。

我不知道我这个喜欢“小鸟依人”感觉的同学,在“协助调查”的日子里,是如何过的。

我唯一知道的是,从此,年饭不再。即使将来还有,但那些在酒桌上摆出的人生,独缺了她那一道菜。

我们常常见到这种普遍而又奇特的现象,一些人感叹宦海沉浮,但一心想着要做官,其实,中国人,大多数想做官的,并不是想做事,而是想做“钱”,将钱买官,买到了官后,再将官卖钱。东窗事发之前,那些像我一样平凡得不足挂齿的人,常常会因为他们谈论的官阶和金钱而无地自容,人家开会坐主席台,他讲话你听讲,坐车不要钱,吃饭不要钱,房子的面积和套数既多又大,出门有人恭迎,下雨有人打伞,放屁有人奉迎……殊不知,日子并没有完结,那不是生活的全部,那种没有钱或者少钱的生活,给人带来的安逸,和那种有很对钱有很多权给人带来的恐惧,不是换位思考就可以得到谅解的。一个人削尖了脑袋去钻营,获得了自己该得到的一切,却不知道那也有可能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甚至万劫不复。

我另一个非常有名的男同学,前几天还在人前牛逼轰轰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三天后就传来了他被“规”的消息,牢狱之中的他,刑满释放后的他,还会有昔日的颐指气使和志得意满吗?人思前,当想后,牛逼的人,往往死得快。就算他不承认,我们也没有办法,谁心虚谁知道。

我没有嘲笑老同学的意思,相反,我同情她,甚至,也理解她。只是,更多的人,正准备前仆后继。人世间,打不完的老虎苍蝇,打不死的老虎苍蝇,太多,为何?在老虎和苍蝇没有被打之前,他们在人前是多么得意,而这种得意,仿佛就成了他们最高的人生追求。所以,坏了良心的人往往喜欢在背后犯酸,巴望着他们有朝一日被打的场景。这心态,曾经被认为是“仇官”,其实,这些人心理健康得很,他看到的,他预言的,都是事实,可惜,缺乏的是及时验证。我的一个同事当着省市领导的面骂了我的那位男同学,大家都说同事的不是,他甚至为此而被警告挨了批评,但不到半个月,那位被骂的领导——我的男同学就垮台了。这印证了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的一个大道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事后,我们开同事的玩笑:局长是被你骂垮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是为了做事而仅是为了做官的人,其实活得比我辈更累,他心里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只是没有到最后。所谓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好,有时候,唏嘘就不免发生。

人生无常,我常常这么说。如果说她是咎由自取,我不敢说,也不会说,毕竟,认识了三十多年的老同学,怀想依然在。

一时半会儿,我牵着老婆的手逛街时,街角拐弯处,少了一个人注目。

我没有太多要说的话。现在想来,其实,没有很多钱的日子,相反非常容易过,非常好过。人要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结果,好日子却被更多的钱给毁了。

更多的,是感伤,于我而言。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