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淡蓝色的忧伤  

2015-11-06 09:20:00|  分类: 黯然神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值夜班,一晚上没有睡好。
       天气预报说,从昨天开始下雨,降温,结果,除了窒闷,就没有什么了。也许是因为坏天气的缘故,盖着为天气预报准备好的被子,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宿舍楼几乎是个水货,任何人在任何楼层洗澡,冲水,住在二楼的我都能十分清晰的听见,哗啦啦的水声,从他们洗澡的地方开始,流进穿越了我的卫生间的下水道,而所谓的下水道,全部都是暴露在外的,一有风吹草动,声音就通过下水道放大,直达我的头顶,继续下流,流入未知——裸露着的塑料的下水道,就是个多声道的放大器,而哗啦啦的流水声,一阵阵,一阵阵,延续到黑灯瞎火的后半夜。这栋宿舍楼,住着各色人等,有老师、工人、学生,和不知名的神秘人,仿佛很多人回来非常晚,也有女性:那是凭借高跟鞋的尖锐猜想出来的,等高跟鞋声消失不见,紧接着的一定是哗啦啦的流水声。
       最诡异的是,好不容易熬到万籁仿佛俱寂了,熬到冲水的声音没有了,熬到二十米外金山大道的车流声稀疏了,又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滴水的声音,一滴,两滴,三滴,四滴,应该是滴在塑料的扣板上,好均匀的声音,好干脆,好响亮。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后半夜的我,清晰的数着广播操般的水滴节拍。
       五点刚过,终于被黑乎乎的嗡嗡声叫醒了。听它发动机的功率,就知道它不是蚊子,蚊子是直升机,声音干脆到尖锐;而这只,是波音777,声音低沉如轰鸣。应该是苍蝇,很大的绿头苍蝇。
       这该死的东西。起身到门边,摁亮灯,四盏长过一米的日光灯哗啦一下亮了,什么都无法遁形,连同睡梦。我终于找到它了,扁平的,暗灰色的,蚕豆般大小,就降落在我的枕边,但我绝对不会用任何手段去击落它,我所有对苍蝇的憎恶变成了恐惧:因为它不是苍蝇,是打屁虫!
       儿时在乡下,常常见到这种蚕豆般大小的扁平的暗灰色的有一对触角的恶心东西,若是有人敢于弄死它,哪怕是用脚踩,那它就会用它的垂死之气熏得你连晚饭都不敢吃。不久前听老师们在群里说,有人被打屁虫咬了,红肿痛痒到无法忍受。幸好我反应及时,翻身起来了,如果在黑暗中扬起巴掌或者操起什么东西给它一下,无论它死与不死,我不是痛死,就是臭死——毕竟,黑暗中,我看不见它,它能清晰的干掉我。
       情急之中,拿起毛巾,小心翼翼且猛地盖在它身上,盖在我的枕头上。我终于把它活捉了。推开阳台门,推开厕所门,关上厕所门,终于把它抖落,活生生的把它冲进了下水道。 好在我的冲水声不大会影响到他人,因为我住二楼,一楼是大厅,空荡荡的,没有人。
       世间万物,我们亲手杀死的东西非常多,唯有打屁虫,不能直接屠杀。
       希望我没有因为自己的鲁莽行为破坏了黄金山保存完好的生态链。
       出门时,那条毛巾,被我用两根手指夹着,憋足一口闷气,带到楼下,扔在了垃圾桶里。扑捉一只打屁虫,成本太高。
       睡不成了,金山大道的车流正哗啦啦的过来,又过去。
       怪不得一些人要在夜深人静时逃回家,明天一大早又得爬起来,原来只为得到一夕安寝。
       出得门来,居然是个响晴天!蓝天白云,本以为心情大好,怎奈一宿的睡眠被无端的糟蹋,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结果成了下面这种鬼样子,仿佛照片的效果自由心出,而非公正客观。所以,我今天看见的晚秋的天气,不是大家看到的秋高气爽,而是——这副鬼样子。
      它是如此的暗合了我。阴翳。凌乱。突兀。灰暗。破败。沉寂。孤单。丧气。
       未必我是刻意弄坏了我的镜头?或者刻意在镜头前面蒙上了一块灰布?不是,各人都会有自己的天空,这,大约就是我的天空了。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铁树的叶片,像是谁垂下的眼睑,内敛而沉重;高空,就像是一个灰蒙蒙的梦魇。

我也会突然发现你们的天空,和我的完全不同。
它又是怎么会变得那么疏朗俊逸的呢?
那我就搞不懂了。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这些零落的叶片,放在巨大的玻璃幕墙前面看,好像比花还美,还值得。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一轻一重之间,能看见芭蕉的霸道与威逼,好像天空是它一个人的。
而暗光,正好帮着掩盖了它的枯败。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竹子,总是一种最夸张的植物,像我们读过的原材料一样。

淡蓝色的忧伤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秋天,就剩下这一片了……
天,其实很,但对于枯枝,已毫无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