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石老鼠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存在的尴尬  

2015-12-07 10:44:17|  分类: 笑里藏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惊人消息过去刚两个月,曾经喧嚣的媒体,各种声音渐成陈迹,除了学生试卷里偶有以她为噱头的作文材料之外。

两个月后的125日,屠呦呦启程赴瑞典领奖。照说,领奖只是个程序而已,已没有什么深度新闻可做;可是,“一向沉寂”的屠呦呦又毫无疑问的引发了媒体的关注。

存在的尴尬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登机时,屠呦呦一人低调地走了普通通道,留下一堆记者和其他领导在VIP厅干等。”

媒体没有报道“其他领导”都有谁,但里面绝对不会少了省部级干部,这是屠呦呦现在的“级别”和“身价”决定了的,级别太低的领导,是不好意思去送行的。

可以想见,当“一堆记者和其他领导”在VIP厅里得到他们将要送别的人居然登上了飞机的消息后,那种失之交臂的尴尬,一时半会儿不会从脸上撕掉。

记者失去了新闻,领导失去了面子。谁的脑海里都会蹦出一个合成词:“无奈”。

我们不知道,扑了个空的“一堆记者和其他领导”是如何沉默的离开温暖如春的VIP厅的。

也许会有一丝不快,或者有一丝无法排遣的郁闷。联想到屠呦呦平日的为人,本就有些桀骜不驯,获了奖,更是不把人放在眼里,才会有如此“不落俗套”的举动。

这是违反某种“学术生态”的行为。我们一直在为维护这种政治与学术生态做出不懈的努力。比如学术表彰会,必须有来自政府层面的系列动作,才能凸显其意义,另一方面,通过领导的加入,更能彰显出政府层面对学术的关心和爱护。

一项十分正常的会议“议程”往往是:所有的“学术”都到齐了,台下济济一堂,主席台却空空如也。大家一边小声议论,一边焦急的等待着有人将主席台填满。

屠呦呦给送行的“一堆记者和其他领导”的脸色不太好看,我们无法揣摩当初她是怎么想的。而那些敢于猜测屠呦呦走普通通道登机理由的人,一定能写出很多好文章。

但无论怎么说,屠呦呦的行为,让“一堆记者和其他领导”的确感到了存在的尴尬。

迎来送往本稀松平常,大家都是为了搏一个存在,可是,屠呦呦却给了一个难看的脸色,似乎很让人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而她的脸色让我们一下子就想起了差不多两年前,在湖北发生的一件事。

20141月底,新晋澳网冠军李娜乘机从墨尔本到广州,再转机回武汉。据媒体报道,那天,省委省政府以及相关机构非常忙。先是派省体育局副局长和省网管中心主任专程前往广州迎接,待到飞机降落武汉,副省长已专程在机场等候。最后,省委书记、省长一行亲切会见了李娜,省长亲自为李娜颁奖80万元。

能享此殊荣,估计湖北藉运动员,不会有第二个。

按照常理,省委省政府各级领导从广州到武汉一路迎来送往,作为当事人,无论是李娜还是王娜张娜,都应该兴奋与激动,即使比赛和转机的确非常辛苦,也不至于忘了基本的礼数。

可惜,李娜这一点没有做好。

存在的尴尬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人们看到了一路跟拍的记者递上来的镜头:笑容可掬的迎接者手捧鲜花来到李娜跟前,可是,李娜却没有伸手去接。这让热烈欢迎的人们多少有点尴尬。

在随后召开的最高(省)级别接待会上,面对全省党政一把手,李娜一丝笑容都没有,即使从省长手里接过80万元的“大支票”,依然是目无表情。

我们无法猜测李娜那时候的心理活动,她干嘛这么“冷”?

难道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存在的意义?如此多的领导现场捧场,不是人人都能享受这种高规格的。

一时间,“李娜不高兴”事件引发了媒体的持续关注,有人甚至挖掘出若干年前李娜因成绩未达到领导的期望值,疑似在领奖时被颁奖领导打耳光的旧事,据说那件事就发生在湖北,但这件事只是猜测,没有得到官方证实,后来,人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去了,就忘记了。

但那张从领导手中接过80万元奖励的照片,却被定格。她的表情,的确是冷的。也许她是真的累了,累到无法通过脸部表情去表达出高兴的一面;也许,她根本就不在乎。

她在《独自上场》的自传中写下了这样的话,大约可以做出解释:“一些场面上的事情,我不会做,也不善于做,因此显得不合群,没有赛事时,我基本没什么存在感。当重大赛事到来时,忽然又炙手可热。大家排着队亲切关怀,躲没地方躲,藏没地方藏,躲球场上打球都不行。”

人的存在感正是这样,有时候,你不一定存在,有时候,又炙手可热,无数的名人,都经历过人生的冰火两重天,这种感觉,有时候不会超过5分钟。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一个叫周洋的女孩子。2010年,她参加了冬奥会3000米接力,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她的父亲被接到长春市冬运中心,十分光荣的与市领导一起观战。当比赛以韩国队取胜而结束时,败兴而归的周父独自离开了,乘兴而来的领导们结伴离开了。在他们“分道扬镳”之际,赛场上戏剧性的一幕却开启了:韩国队因犯规被取消了金牌!得知消息后,刚刚阴沉着脸离开的领导们又返回现场,前后不到五分钟,一个个像是换了一个人,兴高采烈地接受无数话筒的采访。当五分钟前备受冷漠的周父被记者围堵时,不断有人催促:“市长还在等着呢!”。当他出现在有市长待着的会议室时,事先准备好的鲜花经领导之手送出,现场一片欢呼。

假如冬奥会上中国的申诉失败了,我不知道周洋的父亲是如何回家的,专车接来观战是没问题的,女儿落败了,自己打车回去那也是一定的;至于那些事先准备好的鲜花,估计也只能任其枯萎了。

屠呦呦连一个院士都不是,可见她在获奖前,混得实在是不怎么好。

人生常常会出现惊天大逆转。当政府和学术、体育等构成了一个微妙的生态链,领导的出现是一个存在,屠呦呦和李娜、周洋的出现,是另一个存在,这两个“存在”,其实是相互依存的。

无论谁遭遇了存在的尴尬,都不必介意,更不必大动干戈去费力解释、掩饰、画圆。

如果这种存在正在遭遇了尴尬,只能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正在转型,人,也正在觉醒。当“相关领导”遭遇到的同类尴尬太多了,多到了见怪不怪的程度,就算是转型成功了。毕竟,将学术还给学术,将体育还给体育,学术或者体育才能“独立成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