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我们不要这样的师生关系  

2015-08-26 16:39:59|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需要怎样的师生关系? 这是一个枯燥而又烦扰的陈旧命题,许多相见于报告和书本中的观念,看似无懈可击,其实,在新的教育形式下,它们正越来越承受着不可回避的挑战,一些耳熟能详的观念已明显地不符合现代教育管理的新要求。

       一、师生关系就是一种纯粹的教与学的关系。
       这种关系实质性地运用在了我们的教育教学实践中。虽然我们在师生的关系定位上曾做过很多的改进,但这种关系一直根植于我们的教育理念中。我们好不容易地摆正了老师是主导,学生是主体的理论关系,教育家或行政管理者们自以为得了教育的真传,他们在弄出这两个命题时,花了几十年的宝贵时间,然后以真经的形式散播开去。但事与愿违的情形又何其多。就目前的教育实践看来,将学生悬于主体的高空架上,在具体的操作中显得十分困难。学生不是一个概念上的悬浮物,他充当的只是一个传统教育观念中的受教育者的形象;大到教育方针,次到成长目标,再到课程设计,小到考试评估,学生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他们在具体的学习实践中没有选择权,尤其是面对全国全省全市的统考和选拔。即使现在一些学校在中学试行学分制,开选修课,也只是一种形式上的松动,或者走得比较前卫的第二课堂活动,往往也是学校打雷,学生不下雨,最后草草收工,学生依然得回到第一课堂,完成他不得不完成的第一要务。教育的主导地位绝对大于学生空头的主体地位。
       那么,学生的主体地位就只能寄希望于某一节课了。可是,在老师主导的课堂上,他的课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即使他备课时把学生的主体性备进去了,但是,他的教学重点难点,目标要求,必须依照他的理解去分解,他教什么,学生就得学什么;他考什么,学生就得备考什么,老师要完成教育大纲规定的所有内容,不管作为个体的学生的智力水平与知识积累是否能达到既定的要求,老师不可能抬高或降低大纲中的任何要求,所谓因材施教,其实也很难,因为不管你有无或有多大的才能,没有人给高才生或低才生制订两样的标准。于是,任何一节哪怕是再无懈可击的课,总有一些学生吃不饱,另一些学生患腹涨。
       我们现在能看见的学校,几乎全是分数的摇篮,在不能分快慢班的前提下,一个班的学生,小则四五十人,大则七八十人,个体的差异完全有可能淹没在任何一节由老师主导的课中,在教与学的师生关系中,主导与主体的关系其实是极不平等的,如果认为教师的天职就是为了教,学生的天职只是被动地学习,这就势必给教的过程带来许多学的漏洞。
      把师生关系单纯理解为教学关系,导致了教与学的不可逆性,也导致了师生之间的不可互补;同时,也大大地曲解了教书育人的教育初衷——在育人这一环上,师生关系更不可能是一种教学关系,如果有人认为,一个人的完美人格是在学校里通过老师教出来的,有人会相信吗?人格的养成,经过了怎样复杂的过程,哲学家思想家几千年来都没有解释清楚,老师,或者千万别把老师当成了无所不教或有教必成的圣人。
       所谓学者厌学,教者烦教,其实正是对这种僵硬的师生关系的反动。而且,人类的教育,早已走过了早期教育的私塾时期,那个时期,师生之间的不平等,正好体现在师生都自以为“上智与下愚”的教学关系上。
       二、老师是园丁,学生是花草。
      有识之士开始注意到了把老师称为园丁的危害,学校即使可以喻为花园苗圃,但也是活态的,老师与老师编制以外的教育工作者,是不可以用教育的刀剪斧锄随意地施以刈除伐减的,我们在这种优势下,曾经无限制地给学生施加了太多的花草之待遇,我们的教室里,贴满了并不都合情合理合法合心的规章制度,我们按照园丁的审美标准,狠不得制造出等高等宽等形等色的产品,学生在这样的呵护下,只能等待施肥等待浇水,等待着老师给自己一个成长的机会,如果老师把你象花草一样遗忘在某一个让你不开心的背阳面,或忘了给你施足能供你快快成长的雨水肥料,你作为花草,既无能给自己追加营养,又不能要求成为好花名花的照顾,你就有可能零落尘泥。许多学生在这种完全只能依赖的前提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消耗着自己的花季,打发着自己的雨季,慢慢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个性,教育工作者也为自己园丁的工作乐此不疲,心安理得地用一个模子刻印着学生的知识水平、审美标准、娱乐爱好、做人准则,甚至连作文格式习题套路都力求如花园的花草一样整齐划一。
      园丁侍弄花草,只能依据自己的个性,花草是没有个性可言的。老师这个职业又何其相似!因为相沿成习,一部分学生甚至发展到一换老师换学校,他就神经质似地发牢骚不适应。这些人常常被人讥诮为没有生存能力,殊不知,他打从被送进花园开始,就没有人给过他生存能力的训练!
     更何况,就象园丁用刀剪追求花草的错落有致一样,老师追园丁的一项得意之作就是,培育几个甚至一个苗子、让他们榜样一样地一枝独秀,他们十分相信在他的栽培技术下,花有百日红;可人造的结果往往胜不过天然,立于鸡群的鹤常常显得单薄无助,并在老师的背后遭到啄食讥讽,靠人为的力量树立的红旗,必须靠人为的扶持才可以不倒,老师树立的各项标兵,如果不是标兵们靠自己的实力打造,自然就有炒作之嫌,服不了大众的。在这一点上,自诩为园丁的老师们,理应三思。尊重花草们的蓬勃个性,是不是园丁们的第一要务,如果我们还坚持自己就是辛勤的园丁的话?
      三、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学生自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了。
      我们为了达到尊师重教的目的,送给了老师这顶光荣的桂冠。这其实一样有害,这种赞美常常使人想入非非,张老师过早地陷入了自我陶醉的泥潭。如果说我们还可以培养出一批批学业上的人才,如考上大学,让他们拥有相似的技能等,但对于他们的灵魂的塑造,可远没有这么简单。学生的灵魂,或曰学生的心性,只能关注其个体差异,是不可以象提高学习成绩一样的搞批量生产的,我们习惯于用对待工程的方式对待这些个体,把他们的所谓操行评定为优良中差四个等级,就象工程师核定一座桥梁是不是优质工程一样。那些被我们分解的指标鉴定为中差等级的学生,是不是类似于工读学校的预备役少年犯,如果不是,那是不是我们的执行标准本身就有问题?
      人类的灵魂在学生时代其实远没有定型,我们何以能给他们定性?灵魂的高尚与鄙俗是一个相应于复杂人生的可变量,一个人,终其一生,在对待自己的灵魂上,只做了两件事,要么完善,要么堕落,至于人类的灵魂,该是一个多么难以驾驭的空泛概念!我们硬是要隆重推出一批工程师来核定他的等级,其实使命难为之至。再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中小学生,他们不是一卡车同一标号同一重量的水泥,可以任由工程师们搅拌混凝,泼洒浇注。至于工程师可以修改重建的权力,老师是决不可以赋予的,一幢摩天大厦可以成为豆腐渣工程,因为它可以推倒重建,损耗的是可以买得到的材料;可人类灵魂的工程,是一个全社会不必参与招标,也必须积极加入的系统,社会把这么一个任何单个职业都不可承受的工程委托给了教育工作者特别是老师,如果不是我没的社会想推卸责任,就是轻视了这份责任的重大;如果我们的老师还敢于以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身份而自居,那么,请首先学会分辨砖头与瓦块的区别,千万不要让瓦块扶墙,让砖头铺上房顶。
      老师,在对待学生的个性发展上,只能关注唯一的个体,甚至只应该保留校正的职分,不能忽视至少是来源于个体自身的主观努力,只有这一点,才是能动的;在这里,尤其要强调的是,只要他的价值观还在社会的正常轨道上运行,你不仅不必担心,更不能把他们拉到现实社会以外的古代或童话世界里去,当代社会即使再怎么不尽如人意,也是古代社会与童话世界的积极发展。
      如果学生的灵魂出现了让人类担心的分子,也不要到古代或童话里去找解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大多有今非昔比的感喟,厚古薄今是为常见病症,这大约与长期以来戴着的这一顶大盖帽有关,许多学生在这种人文关怀下愈来愈看不惯当今社会,叛逆的个性也越来越鲜明,不能不说跟我们老师铁肩上担着的这一份道义有关。
      把我们人类灵魂的大工程从奠基时代开始,就交给几个老师——通常一门功课一个老师,一个老师在学制的规划下,至少要到三年或六年毕业才结束工程完工的使命——如果,我们的孩子碰上了一个自己的灵魂本不高尚的蹩脚老师,或者干脆可以说就是一个混在教师队伍中的无良者,你至多只能奢望从那里获得一点与灵魂无关的书本知识。
      许多学生正是看不惯一些老师与这一雅号不匹配的行为,才逐渐被神圣不可侵犯的工程师们果断地赶出工程队的。
      四、师徒如父子,或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种关系最不被学生看好,因为在所有的关系解说中,这一条显得尤其不尊重人。可是,一些家长和一些年事略长的老师甘愿拖着这条封建得有些发黑的尾巴。有的家长,带着不争气的儿女,对老师说,您就是他的父母,可打可骂,把他打好了,我请您喝酒。家长当着孩子的面说着完全不愿负家长责任的话,对孩子的伤害只算是深入了表层,如果老师真的被这几千年的嘱托砸昏了头,或教师的血管里流淌的就是这种天生是别人再生父母的封建残液,对学生动辄施以生杀予夺的权力,是绝对不可能被现代教育所容忍的,更何况即使是孩子的生身父母,也没有实施拳头加棍棒的粗暴教育权利。如果家长或老师还以为这种教育对培养孝子贤生大有裨益,可往往又事与愿违,教人乏术,只能怪自己不成器。
      老师以一种家长的地位或身份自居,又做不了一个精通师道的再生父母,却学会了一身打架骂人的痞子气,干着体罚与变相体罚的营生,别说不容于理法,就是自己也觉得伤自尊——为什么这些学生打也打不怕,骂也骂不怕,侮辱也侮辱不怕,还暗里转明里跟自己对着干?为什么属于你的师生关系就比别人紧张?
      没有人能真正分辨得出苛求与从严要求的界线,许多老师自以为得了师徒如父子的真传,携着这句古训,德不高也勇于匆匆走上充当别人严父的错教歧途。校园内屡禁不止的老师伤人事件,正是这种封建思想的滥觞。
      我们无意于给老师这个极平凡的职业定位,但我们所从事的这项事业却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以上种种关系的界定,其实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时代的产物,在一个思想早已被激活了的民主时代,丢弃这些压迫人的古装头饰,去掉一些奢华与浮躁,重新给老师一个准确的定位,对已明显赶不上时代发展要求的当代中国教育,是很有必要的。
      那么,在素质教育的新形式下,该确立怎样的师生关系?如容赘述,后面还有话要说。请稍等。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