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如果死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  

2016-04-13 17:00:52|  分类: 笑里藏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死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从昨天到今天,心情有点不好,原因是那篇“十诫”文章和我在校委会上说的那些话。

说出去的话是收不回了,但博文可以屏蔽,可以设置权限。我就设置了一个“博友可见”的权限,我不想节外生枝,毕竟,我也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是庸人。

    博友六瓣雪说:(“十诫”)“这样的好文章一晒,不知要被多少人转载!”真是错爱了;她不知道我惹了多大的麻烦。

我在会上说的那些话,和文章中写的一样。现在想来,其实当时我完全没有必要说。多嘴多舌的危害,那时候我不懂。覆水难收,我只好自认倒霉。

我(们)讨论的是安全问题,十分严峻的话题。

极端的例子要算是学生死亡吧?按照社会上一般人的理解,孩子如果死在学校,学校需要担责;在读的孩子若是死在校外,学校也要担责。学校逃不脱这个“紧箍咒”。

我不是公检法,无法厘清众多关系和职责,我只是想,从业者能做好自身的工作,努力替人家的孩子负责,虽然猝不及防的灾难的确是“防不胜防”,也不能在事发前摆出一副“束手无策”的无辜样子吧。

如果死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即使是“防不胜防”或“猝不及防”,也不能成为我们“听天由命”的理由,这不单是为了事后减轻自己的担责压力;从我们秉承的操守和职业道德看,也不能单凭“火好”去从事我们的职业。何况,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危险是个什么样子的。

学校不是无限责任单位,这个我懂,但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的是:即使我们不是无限责任者,也不能在事前摆出一个不必负无限责任的姿态,去对待人家的孩子。

虽然一个班有五六十人,我们的确没有能力实现“无限责任”,我们的日常工作,摆到台面上讲,也算是尽职尽责,但是,毕竟还是有很多的死角,是我们忽视的,是没有顾及到的,或者明明看到了,却没有料到,甚至是长期的无所谓,直到灾难突然发生,慌了手脚,开始去堵塞、弥补。但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件,现时的灾难已无法弥补。

那个孩子,没有了。虽然不是出于我们的主观故意,也不是出于我们的工作不力,甚至他的死亡跟我们的职责毫不相干,但我要说的是:面对人家孩子的死亡,我们真的能做到问心无愧?能保证一觉睡到大天亮?我看也未必。无数的偶然铸成必然,马克思主义教导过的。

如果有人以为谁的手上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能怪他“火不好”,那么我想,这样的事件就不会成为个案,“教材”也不会成为孤本。

一些人质疑了我,当面,很严肃,不是看玩笑。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提了不该提的建议,结果被领导引用了去,并且在会议上直陈:这是某某某提议并通过了校委会的。

某某某就是我。

教育的生态非常糟糕,领导却没有想到这一层;结果,在他的义正词严中,恰到好处的就把我给“卖了”,从卖了的那一刻起,到我现在敲打键盘,这种当面的质疑都没有停息,车上、食堂、课间、甚至在尿池边……我猜测着在没有我的背后,我几乎是成了千夫所指的。

我的想法打乱了一些人平静的生活,人们一下子就“动荡”起来,他们感到了是由于我,才让他们后面的日子过得沉重;是我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让他们在法定休息时间还在工作,甚至因为短信骚扰而“睡不好安稳觉”。

我知道睡安稳觉的重要性。我也很想睡安稳觉,但往往睡不着。一个人从事某项工作,真的就没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时候?我很佩服一些人一直“火好”,猝不及防的事儿老是跟他无关,这样,那些“火不好”的倒霉蛋们,就该真的感叹自己的“手臭”了。

我谈的是查寝。我希望寝室长能筑好最后一道防线:熄灯前,寝室长清点就寝人数,短信报告班主任。

我以为这件事非常简单,结果惹出的“次生灾害”非常剧烈。如果一个没事找事的人遭遇当面质疑还算是偶遇的尴尬,那么背后的斥责估计会很凶猛。非常感谢当面质疑我的人,他们都是我的好友,能做到无话不说,他们的质疑最多算是给我的友善提醒。我可以戒不了烟,但能做到戒话。果然是言多必失。

我开始反思,决定不再随便说话,免得被整合,被质疑。我也非常渴望过安静的生活,也想睡个安稳觉——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半夜里突然醒了,大脑里满是后悔药,一颗颗的在暗夜里飞舞,我却伸手不及。印证着我前面说的话: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既然是你扰的,就得吞下这枚苦果。

除去转述话语的表达方式问题——其实可以忽略掉我的名字——剩下的就是寒凉和冷漠,教师这个职业,如果遇到了极端事件后的冷漠,是无可救药的,如果演变成“新常态”,成为“众生态”,估计华佗在世也不行。

如果死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也许,重大事件永远不会在我们身边发生,永远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即使发生了,也不会给我们带来太直接的影响;毕竟,我们有很多理由为自己申辩,不是我的责任,我不必承担。各种免责的理由,无论法理,也都讲得通,最终能被人接受,但是,我想在“法理”之外,还得多少留点“情”。

法理在手,能不能不那么无情?摆在桌面上的事可以“公事公办”,也可以“援理据法”,但是为“事不过此”计,我们还是应该有些事情可以做,即使于我们自身没有万一!

学校领导、年级老师、宿管人员查寝过后,熄灯了,就能说宿舍是安全的?就能保证那些查寝时归位的孩子不爬起来串寝,或通过别的什么途径干出危险的事儿来?宿舍里发生的事儿,只有宿舍里住着的孩子知道,查寝过后,夜半过后,学校领导、年级老师和宿管人员根本就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寝室长就能弥补这方面的不足,由于他的提醒和关注,能将危险化解到最小。学校查寝后、熄灯前,寝室长给班主任发一条“齐了”的两字(QQ)短信,能耗费多少流量多长时间?班主任接收不过十条这样的短信,且是在同一时间,也废不了多少睡眠。

有的人直面告诉我:“我晚上十点四十五就睡了。”我只能笑他睡得早,我还能说什么?馊主意是我出的,打搅他的睡眠,我理当道歉,他不生气就很够意思了,抱怨一下又何妨。我的确不应该出这样的馊主意以打扰别人的睡眠,何况是天天晚上。

其实我的心里有一个替自己开脱的理由,但架不住群起而攻之,还是收回了:比起某个时刻发生猝不及防的天大事件,如果我们每夜花费几分钟接收几条短信,也是值得的!至少,我们可以免责吧?但我没有说,因为我知道他一直“火好”,毕竟,校园里的突发大事件不是经常有,三五年来一次,或者更长时间来一次,也未必让自己碰到。我没有太多的打牌经验,不知道经常赢钱的人,是不是单靠“火好”而不讲技术;赌博,估计就是赌“火”,人世间真的有全凭“火气”锻出的赌圣吗?

还有的人涨红了脸质问我,话费谁出?我知道他的意思。无论是短信还耗费流量的QQ,都得付费,从理论上讲,这的确是一件麻烦事;如果要求老师回复“收到”,万一家里的wifi断了,或者用短信回复,也得花钱——学校是没有这一笔开支的,上级也没有这笔支出项目。这也是我不能代替任何人回答的问题,单位也从未考虑过要报销此笔费用。

还有的问:我是不准学生带手机的,他们没有手机。这个理由最直接,相当于绝杀。我也不敢反问:你真的完全禁止了手机进入校园?你的学生真的两手空空回到了宿舍?完全禁止手机进入校园真的合适?遇到学生翻院墙溜出去上网,你是怎么联系到他的?你只好一家网吧一家网吧一家网吧一家网吧的去找了,直到找到为止,在你寻找他的途中,你的内心是不是奔溃的?是不是后悔过,本来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害得你找了一宿?他可能不知道“学生禁带手机”永远只能停留在理论层面——我们相信一个“禁带手机”的班级,没有几部手机!就算是“禁带”吧,也要允许班长、寝室长带!否则,你就摊上大事了!除非你24小时不离他们左右,否则,出了事,他们如何呼叫你?如何拨打110?

最有力的质疑不在此,而在下面。

一个班,孩子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即使出了事,也是概率事件,那是你防得了的?就像富士康公司应对“自杀”事件一样,他们的有力证据是“概率”,至于概率之外的东西,只能靠“火气”了,富士康公司没有因为频现的自杀事件停业整顿或关门歇业,而且事业一直都是那么兴旺发达,管理层一直都在心安理得的一心一意谋发展。

富士康死的不是老总们的孩子。我很想说出这句话,但还是收了回去,我不想让他们警觉到我是在隐射什么。

那些猝不及防的概率事件,并不能真正成为血淋淋的教训,因为它无关我们自身,我们总有脱身之术。

我知道,我说这些,又会遭人嫉恨,所以,就不说了。

我只能寄希望于大家都“火好”,倒霉的总是极个别,倒霉的总是发生在他人身上,永远不会轮到“我”。

“是我想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