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我在五栋那两年  

2016-08-05 23:56:50|  分类: 麻雀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我从工作了九年的十中调到八中,搬到爱人的单位——疗养院暂住。

  时间倒推七八年,这里是我爱情的发祥地。大大咧咧的我,每天骑着辆破自行车,嘎吱嘎吱的飞奔而过,抵达那栋低矮小平房谁的窗前,我粗枝大叶的动作总能引来警惕的目光。她周围的人,谁都是她的家长、她的监护人,对我基本上信不过。疗养院树林密布,我曾经撒把飞车、扛枪打鸟的镜头,让他们挥之不去。

  他们就这样自觉自愿、不厌其烦地替我守护着我那早已冲昏了头脑的爱情,让她不受一点点伤害。

  我的爱情发生在疗养院的中东部地区,我对西头的暂住地并不熟悉,我是第一次听说“五栋”,里面住着的人,也基本不认识。

  五栋是一栋两层筒子楼,红墙红瓦,中间是走廊,门对开,标准的苏俄建筑样都式。我住在一楼进门第二家,对开的两间房,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厨房、饭厅、客房。

  那个时候,有个安身立命的地儿就很不错了。年代久远的五栋没有厕所,大家都有说有笑的端着痰盂、马桶,出入楼栋,谁也不尴尬。前场后院,鸡鸭成群;树荫底下,老是屯着一堆人。跟周围的楼子下、孙家湾、龚家湾一样,疗养院就是一个充满了温情的湾子。

  五栋是疗养院初入住者的中转站,大家在这里过度,有机会再“周转”出去。无论常驻的还是新迁入的,走进楼栋,就是一家人,不到夜深,不用关门。几进几出后,大家就熟络起来,经过谁的厨房门,说一句“好香啊”,算是打了招呼。

  一年之中,五栋最迷人的气息当属春节前后,一阵锅铲的叮当过后,家家户户飘出腊肉炒菜薹的气味,在过道里经久不息,那真的是“好香啊”……

  刚分来的几个小护士,每次经过时,蹬着脆生生的高跟皮鞋,哼着歌谣,曳着一串长长的笑,直到走廊的尽头,回到蜗居,即使等待她们的是一大锅清水挂面,也无法阻挡她们无忧无虑的快乐。现在,二十多年过去,曾经的少年,她们的孩子也跟当年的她们一般年纪,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她们,远走高飞,去异地求学……

  搬来不久,岳母和她的两个孙子也一同来住。

  被命运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岳母,完全不像个60不到的人,佝偻着腰,头发花白。但是,在疗养院的那两年,大约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有邻为伴,孙儿绕膝,她不再奢求什么。

  为了让她的日子过得安稳些,我们也在五栋后面、树林密布的空场子里,摆了一张台球桌,两个孙子上学后,岳母便带着她的宝贝外孙守摊儿。坡上就是黄石高专,等学生上课去了,岳母就牵着小家伙去半山腰的小卖部买大脚板冰棒、大大口香糖,买他想要的一切好东西。

  岳母胃不好,我们给她买了黑芝麻糊。开饭时,儿子说不饿,我们就闻到了他嘴巴里喷香的黑芝麻味儿。

  一辈子只握过锄把和锅铲的岳母,跟着楼栋里的年轻人学会了摆台球。带孩子、买菜、做饭,岳母经常“误工”,楼栋里的人,无论是打球的还是摆球的,都乐意代为收钱,再交给她。我曾碰到过无数次,学生下来打球,他们总是让我的桌子先开。他们跟岳母是“同行”,但不是“冤家”。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能得到陌生人如此的眷顾,是我岳母晚年的大幸。到今天,我都无法用语言去表答我的谢意和感动。

  学生们玩得多了,也记住了我的岳母。无论有人没人,自己玩,自己摆,玩完了,把钱放在桌子上,等岳母去“收账”。

  浓荫树下,退休的老人们围着岳母一起摘菜、聊天,他们没有嫌弃这个来自农村的穷人,相反,却给予了她最大的帮助,让她原本局促困窘的日子不再在寂寞中唉声叹气。二十年的物是人非,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故去,我却不记得他们的姓名……

  因为天天有钱赚,天天有人陪着聊天,岳母的眼神终于有了难得一见的光芒,大约也是从那时起,她渐渐走出了生活的阴霾。这个不幸的老人,终于在她的晚年,有了五栋。

  守台球桌是一件辛苦活儿,我在市内上班,无暇顾及。碰到刮风下雨,彩条布就会被掀翻,但每一次都有惊无险——住在五栋,从来就不用担心缺少救急的援手。有时候,我匆匆赶回,总能看见林师傅、杨师傅、刘师傅、袁师傅……一身黄泥水,围着我的台球桌忙活。

  那两年,我忙碌又快乐。每天的幸福,从下班那一刻开始。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赶回五栋,抱起儿子,猛吸一口头身上大奶油味,瓜子味,芝麻糊味,然后接过岳母手中的锅铲。大伙儿端着碗,围着台球桌吃完饭,就一起打球、玩牌、吹牛。我的牌技和球技一样臭,但这丝毫不能折损我的快乐,输球也好,输钱也罢,赢的是开心。

  “花的心藏在蕊中,空把花期都错过。你的心忘了季节,从不轻易让人懂,为何不牵我的手,共听日月唱首歌,黑夜又白昼,黑夜又白昼,人生为欢有几何……”那段日子,谁家的录音机在播放周华健,光线昏暗的走廊里就少不了明亮的应和。

  叔叔阿姨们经常把他抱到台球桌上,让他用最粗的一端去“捅”球。

  “人生为欢有几何”,高专跟疗养院合并后,“台球城”被取缔,我也搬回到市内。儿子大了,要上学了,要离开他的台球桌,离开冰棒、口香糖,离开外婆,离开疼他的叔叔阿姨,离开五栋了……

  岳母又回到了庄稼地,值得庆幸的是,她带着五栋的美好回忆,住进了新家,孙子、外孙已长大成人。二十多年后,白发苍苍的岳母还能清晰的记得跟她打过交道的任何人的名字,以及跟五栋有关的任何一件小事情……

  “……为何不牵我的手,同看海天成一色,潮起又潮落,潮起又潮落,送走人间许多愁。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让梦划向你心海……”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五栋却在我离开后不久被拆除。我翻遍了相册里的所有照片,就是不见它的踪影。曾经的“乡土”变成了生硬的水泥地,我只能“让梦划向心海”,靠着模糊的记忆,跟我的岳母、爱人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一起,去想念它的好,它的温情。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