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学生云者  

2016-10-20 10:20:25|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鲁迅先生逝世八十周年纪念日,大约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的缘故,提及者寥寥。

我恰巧在昨天进入《记念刘和珍君》,不是刻意而为,而是教学进度到达了“这一天”。

今天,进入第三部分,讲第一段。“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

注解上说:“云者,语气词,表示提起语气。”那么,“学生云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不是老师,就不能理解“学生云者”的画外音。

“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的学生,不过就是学生而已,没有别的。“学生云者”,就是“学生嘛”的意思,揭示的是学生的“学生”身份——学生,不就是个学生嘛。

这是对师生之间非常普通的关系的平淡表达,不贬低,也无拔高。

只是因为刘和珍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且为此而亡,成了“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鲁迅先生才将过去“学生云者”的想法加以否定,以突显刘和珍死亡的价值。

今天的老师和学生,生活在和平年代,没有“段祺瑞”,自然也就产生不了“刘和珍”,学生,就真的成了“学生云者”。

“学生云者”,我也向来这样想,这样说。但有时候又有些不甘心,喜欢不仅仅把他们当着“学生”看待,但越到现在,越是茫然,甚而有鲁迅先生“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

我希望他们能成为为中国而生的有为青年,奋发图强,力争改变自己,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无法实现我的理想,不是我想象中的为挣得一个美好的前途而敢与命运抗争的“刘和珍”。

比如,他们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各个角落瞌睡着,任我一节课停下来无数次去提醒,依然无法打破这沉睡的格局。难道真的如“高人”所说,是我的课堂太无趣?万一有一节课很有趣呢?还是有瞌睡的人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四处,一个巨大的笑话落地,一阵巨大的笑声落地,他们仍然在酣睡。

我非常惭愧,因为每一节课都要停下来提醒瞌睡着的人,而耽误了我的教学进度,打搅瞌睡者的休眠倒是其次,打搅未曾瞌睡者的学习,才是最让我担忧的。我觉得很对不起那些瞪着眼睛等我说话的人。我想他们都应该对我表达内心的愤怒。瞌睡者和未眠者唯一的不同是,瞌睡者表达的愤怒是显性的,我早就从他们厌恶或无所谓的表情里看出来了,虽然只是些十五六岁的小孩子,但那眼神里的冷峻和不屑,总能让站在台上的我不寒而栗,我非常担心他们有一天因为暴露冲上讲台,那局面就无法收拾了,“替人家管孩子,结果引火烧身”,是多么不值得的事。

很多孩子是非常“坚忍不拔”的,甚至面对打击也能做到“毅然决然”,瞌睡的总是那些人,抄作业的总是那些人,照镜子、挖豆子、补妆的总是那些人,昨天的打击,在今天的课堂上早已成过眼云烟,他们仍在继续,仿佛愈挫愈强。

我一直保存着我的苦恼,未曾消弭;直到今天,再次读到、讲到“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一句,才恍然有所悟。

“学生云者”,是我自己太当真,太把自己的感受当真。我于是试图改变,调整心态便成了当务之急。

我不能服务小众而牺牲大众。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凡是瞌睡者,一律不再提醒。”瞌睡者未曾听到福音,倒是那些醒着的人都在点头。这点头的动作,不是表示钦佩我终于到来的觉悟,而是表示认可。因为开学这段时间,我耽误他们的时间真的太多了,我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力去耽搁他们。牺牲大众的利益去谋求小众的福利,是有罪的。

那些抄作业、照镜子、挖豆子、补妆的小众,也只能随他们去,我不能再去过度消费大众的时间,课堂,是为学习者准备着的。

这样想来,我突然觉得舒坦多了。连绵的阴雨,终于停了下来,虽然不见阳光,但天空还是亮了。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也希望我能拥有“明天”般美好的生活,不再为琐事操心、烦心,“学生云者”,一届一届,总归是过眼云烟,很快就会散去,即使有人“将来”对“现在”有悔意,那又关我什么事?他消费了他的“现在”,我何必要在乎他的“将来”……

何况,我也曾努力的试图改变过,甚至还不惜冒着被忤逆的危险得罪过,只是因为能力有限,胆量有限,未见功效罢了。

“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虽云“师徒如父子”,但毕竟我们不是真的父子,我对“子”说的话,做的事,总归有个度,这个度能控制得好,就不至于把自己拉到危险的境地里去,无数“不识时务”者冒着名誉和生命的危险,冒昧的做了,结果,因为“规避”不及,反受其害。教训实在是太深刻。

但“积重难返”,和着几十年“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恶习,我总是不能顺应潮流发生改变,总是纠结在未必“学生云者”的尴尬里,不能自拔。

其实,我已经卸任了一半“天职”,算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只需要“打钟即进,再打钟即出”,不必逗留,不必节外生枝,做好“科任”,不必环视四野,只需埋头耕耘。不就是四十分钟的事儿嘛,没有人要求我去做更多的事情。但我还是“积重难返”,看到“不顺眼”的事,总会多出些“科任”以外的事来,即使遭遇怨恨,估计今生还是难得根除了。

当钟声再次响起,走出教室,身后传来一阵苏醒后的喧嚣,我却未能如释重负,倒感觉更像一团落荒的乱麻。是的,我今天说了,我要放一马,为大众舍弃小众,但明天,我还是那个口是心非的人。太多无奈,太多无助,蓝瘦香菇?不对,是蓝瘦蘑菇,只要还没有头破血流。

“学生云者”,其实我向来不这样想,不这样说。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