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好摄之徒,喜行如摄  

2017-04-13 12:16:28|  分类: 美事美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少年时代,在鄂州乡下的大桥中学,学朱自清的《绿》,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对“绿”的所谓体味,全被老师那句“给我背下来!”的怒吼糟蹋得淋漓尽致。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等到自己当了老师,教学生《绿》,不说是讲授吧,单是朗读,也觉得难以启齿,只好动用磁带。直到今天,还能记得磁带里那个要命的男声,他一开口,就酸掉了我全部的板牙。也是从那以后,我决定任何课文,都不再请人代读,我自己亲自来。

不能完全怪专业播音员的装腔作势,只怪朱自清太矫情。不就是一片绿么,我就读的大桥乡下和教书的黄石城乡结合部,绿算个什么?犯得着如此的咿咿呀呀吗?一篇蛮简单的千字文,硬是被他整出了一支女子别动队,为着那一潭“醉人的绿”,不惜动用拖着裙幅的少妇、初恋的处女、轻盈的舞女、善歌的盲妹、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恍若当今的神剧,叫人情何以堪!

写这样的文字,朱老师考虑过一个初上讲台的男老师的腼腆了吗?

不信,我读一段给您听听,请戴好牙套——

“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

如果嫌酸度不够,那就继续添加:“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一个叼着烟斗、穿着青布长衫的大老爷们,又抚又摩,硬要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掬入口中“吻着她”,难道就不担心年轻的男老师在课堂上脸红吗!

我那时是怎么教的呢?说起来,还真叫朱老师失望,这段,我没讲!80年代中后期,“轻轻的一个吻”,是致命的,何况我那时还没有恋爱。所以,只好你吻你的,我不开口。

朱老师哪里知道,坐在我对面的初一学生,“小姑娘”个个都是十二三岁的年龄……他选择了“吻”,我只能装作没看见。

直到活到了朱自清这个年龄,偷来半日闲暇,突然发现了他曾见过的“绿”,才明白他内心的真切感受!当我也像他一样瞎逛一通,昏花的老眼突然就变绿了,说有莫名的惊诧,一点都不夸张。

我语拙,也跟着他冒出一句话来——“那醉人的绿呀……”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我也吻了!只不过,不是用肉眼,用的是手机镜头。镜头里的新绿,的确是“清清的一色”,“不杂些儿渣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虽然四月中旬的天气,已不见“送入温暖的怀里”的杨花,但蜜蜂、蝴蝶、蚊子是有的,他们被惊扰后,不是“倏的钻了进去”,而是立马飞走,“再也寻它不着”,手指若是慢了,就成了呆镜头。

“那醉人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我没有“梅雨潭”,只有比梅雨潭更大的磁湖,磁湖“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那就让“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吧。

那些鲜润的、平铺着的、厚积着的、嫩得有如少女的肌肤的、着实可爱的绿,也在等着你,等着你“不禁惊诧”……

爱生活,爱朱自清。

(点击标题右上方“查看网络版”,观感更佳)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当嫩叶初上枝头,再美的花,

也得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凋零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凋谢的春天,最后的观众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玉兰的叶片“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金合欢的嫩芽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香樟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奴家有女初长成——传说中的十二三岁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乡野里随处可见的紫云英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被骚扰的蚊子,给画面平添了几分活力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娃儿们最爱的桑葚树,刚刚挂果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枯枝发新芽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夕阳投射在枫叶林中,红色点缀着大片的嫩绿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我不说,你未必知道这是什么树上结的什么果“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腊梅树上结的是腊梅果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春天,满树的腊梅果 ;冬天,满树的腊梅花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死去活来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稚嫩的野蔷薇,一旦开花,就变得恶狠狠的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嫩嫩的松针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婚礼盛开;五一,值得期待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这背影,如果不是

染过的头发里层暴露了年龄……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伙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春天的残红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半红半绿一枝丫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那醉人的绿呀——”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下一节看点:情人路上的猎艳者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