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民族:得文化者得生存  

2017-05-19 09:59:16|  分类: 它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近代史的滚滚雷声(2)


◎桂植是个老名士,风流倜傥,曾做过中国驻菲律宾领事。卸任后回到广东,应岭南大学之邀前去演讲。刚上讲台,学生看他长袍马褂,以为古董,不合新学口味。没想到桂植一开口便是惊人之语:我是一只老夜壶了,可是这只老夜壶也曾经用花露水洒过的。意思是,我虽旧学出身,却也受过新文化洗礼。学生大笑,遂用心听讲。中国新学之盛,如是。

◎北大校长蒋梦麟说,1898年的维新变法,有如昙花一现,“所留下的唯一痕迹只是国立北京大学”。

◎毛泽东为《湘江评论》写的创刊宣言:“……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

◎周恩来在南开大学的时候,由于参加学生运动,经常受到学校处罚。后来周恩来说:“我是爱南开的,可是南开并不爱我。”现在南开大学的南门立有周恩来像,高大,肃穆,端着手臂,上有他的题字“我是爱南开的”,只是把他原话的下半句删掉了。

◎竺可桢幼时聪明好学,2岁开始认字,15岁时(1905年)进入上海澄衷学堂。但他身材瘦弱,被同班同学胡适讥笑说活不过20岁。竺闻此话后下决心锻炼身体,风雨无阻。后来他曾任浙大校长、中科院副院长,72岁时加入共产党。有一次毛泽东邀他到中南海面谈,对他说:“我们两个人分工合作,就把天地都管起来了!”竺管天,毛管地。
   
◎国子监祭酒盛昱颇负才名,却为时所忌。卒后一年,庚子乱作。有烧杀抢掠者进其宅,见图书狼藉满地,唯一老妪守之,说:“此读书人家也。”烧杀者掩门叹息而去。

1936年,民国第一任总理熊希龄66岁,他在上海见到复旦大学教授毛彦文(当年吴宓追求甚勤),两人一见钟情,熊即向毛求婚。毛时年33岁,她的女同学就写了副对联:旧同学成新伯母,老年伯作大姐夫。

◎叶德辉家富藏书,人多吝,书橱上赫然贴着一张字条:“书与老婆,概不外借。”

◎易中实少负奇才,得名最早,八岁能诗文,十五通群书。张之洞开府武昌,延入幕。某日,易中实、樊樊山共游西山,樊对易说:“西山爽气扑人眉宇,雅人韵士时常眺望其间,独不见君抱琴至,何也?”易曰:“岂能对牛弹琴?”

◎徐桐恶西学如仇寇,人称徐老道。他恨洋人,可家就住在东交民巷附近,天天看着夷人进进出出,就在门上贴一副对联:望洋兴叹,与鬼为邻。
  ◎老舍年轻时文稿常被编辑改动,后来他在书稿旁怒题:“改我一字,男盗女娼。”

◎孙伏园主编《晨报》副刊时,曾将好友鲁迅的诗《我的失恋》编发进去,晚上回报社看大样时,却发现独独少了鲁迅这首诗,心中郁闷不已。代主编刘勉慌忙过来说:“鲁迅那首诗实在要不得,所以我抽去了。”孙一时大怒,一巴掌便打将过去,且紧追不舍,大骂一通。
  ◎19186月,复旦大学创办人马相伯在一个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说:“现在世道日衰,人心不古,教会和军政府都是强盗,一天到晚地抢。春光一刻值千金,你们多少春光被他们抢去了!……”台下学生们不禁会心大笑。

1919年,陈独秀的儿子延年、乔年来北大看望他,但他们不被允许直接进家,而是像其他人一样,各自准备一张名片,上书“拜访陈独秀先生”,下署名号,方得见。
  ◎有一位青年非常喜欢《教我如何不想她》,他便到谱曲者赵元任家去,想请赵介绍他认识词作者刘半农。碰巧刘半农来赵家,赵当即作介绍道:“这就是你要认识的刘半农先生。”青年起立相迎,颇感失望,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原来是这个老头啊!”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德、法尤甚。留欧学生中不少人都与洋女有过一夕之欢,其中不乏携洋妇归国者,如何思源、张道藩、谭伯羽、徐仲年等人。陈寅恪和傅斯年却洁身自好,从无绯闻。当时留欧的学子都称:“陈寅恪和傅斯年两人是宁国府大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是最干净的。”
  ◎辜鸿铭说:“中国人缺少精确性的原因又何在呢?我说依然是因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心灵是纤细而敏感的,它不像头脑或智慧那样僵硬、刻板。实际上,中国人的毛笔或许可以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好像也难以准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妙优雅的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
  ◎鲁迅说,与朱安结婚是母亲送给他的“一个意外的礼物”,是母亲在娶儿媳妇,“我只能好好地保养她供养她,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冯友兰北大毕业时,师生在一起照相留念,老师们坐在前一排,学生们站在后边。陈独秀恰好和梁漱溟坐在一起。梁很谨慎,把脚收在椅子下面;陈很豪放,把脚一直伸到梁的前面。相片出来以后,班长孙本文给陈送去了一张,他一看,说:“照得很好,就是梁先生的脚伸得太远了一点。”孙说:“这是您的脚。”陈仔细看过,哈哈大笑。
  ◎林徽因原名林徽音,后来她发现有个男作家叫林微音,她对其作品很不感冒,于是改“音”为“因”,并说:“我不怕人家把我的作品误为林微音的,只怕日后把他的作品错当成我的。”
  ◎清华大学首任校长罗家伦曾致信北大校长蔡元培,请求和蔡先生的女儿订婚。蔡回信云:婚姻自主,父母无权干涉;况小女未达婚龄,你之所求,未免过分。
  ◎鲁迅对京剧一直心存不满。他自19021922年的20年间,总共看过两次京剧,而给他留下的印象无非是“咚咚咣咣的敲打,红红绿绿的晃荡”“一大班人乱打”“两三个人互打”。

◎“五四”运动感染了全社会,1919610日,上海一位名叫红莲的妓女联络上海名妓,组织起了“青楼爱国团”。她们携手上街,声援学生,并在印发的传单中称:“我们花界,斯也虽剪,爱国则一。愿我同胞,抱定宗旨,坚持到底。国贼弗除,学生不放,誓死不休。”  
  ◎杜威来中国访问时,适逢“五四”运动爆发。1919620日,他在写给他女儿的信中说:“要使我们国家14岁多的孩子领导人们展开一场大清扫的政治改革运动,并使商人和各行各业的人感到羞愧而加入他们的队伍,那是难以想像的。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
  ◎陈独秀在《研究室与监狱》一文中说:“世界文明发源地有二:一是科学研究室,一是监狱。我们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这才是人生最高尚优美的生活。从这两处发生的文明,才是真文明,才是有生命有价值的文明。”纵观其一生,也正是实践了这一豪言。
  ◎19171921年间,全国新出的报刊有1000种以上。杜威说,这些报纸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大量的问号”,“在一个信仰既有权威的教条,又是使人感觉满足的国家里,这种提出疑问的热潮,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五四”期间,陈独秀起草的《北京市民宣言》,提出“市民须有绝对集会言论自由权”。稍后,谈到“政治的民治主义”的时候,他又重申:“我们既然是个‘自由民’,不是奴隶,言论、出版、信仰、居住、集会这几种自由权,不用说都是生活必需品。”
  ◎一位“五四”参与者回忆:“被捕的学生初由各地的警察送到各警察分局分所,而那些学生就在各分局分所对着看守的警察演讲起来,演讲的学生大都‘垂泪而道’,而听讲的警察亦大都‘掩面而泣’,甚至于有深表同情于学生而大骂那些卖国贼段徐曹章辈者。”
  ◎直系将领吴佩孚致电徐世昌声援学生运动:“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其心可悯,其情可嘉,其情更可有原。” 
  ◎“五四”运动爆发后,孙中山写信给北大校长蒋梦麟,要他“率领二千子弟,助我革命”。
  ◎1920年,张竞生留学归来,见广州内外饥民如蚁,人满为患,痛感中国之贫弱与滥生滥育有关,遂上书陈炯明说:“一国的强盛,不在人口繁多,而在于人人都是有人的资格。”他认为应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每对夫妇只准生两个孩子,超过受罚。陈对左右笑道:“此公大概有神经病吧。” 此提议正戳中陈炯明痛处:陈不仅妻妾成群,仅孩子就有20多个。

1921年春天,少年无政府主义者巴金写道:“妨碍人民自由就是‘政府’。自从有了政府后,我们的自由全然失去,一举一动都要受政府的干涉。”

◎鲁迅29岁自日本“束装返国”后,先在杭州师范学堂做化学和生理学教员,后去绍兴中学堂当教务长。之后又出走,想到一家书店当编译员,结果被拒。苏雪林由此而判断,“鲁迅读书老是读一个时期便换学校,当教员也爱跳槽,想必是欢喜同学校当局磨擦,或与同事闹脾气,亦可见他与人相处之难”。
  ◎据鲁迅的学生孙福颐说,鲁常怀疑有人会暗害他。由日返国后,曾订制一把小刀,藏在枕头下,每夜枕着睡觉。许广平说,他常做噩梦,经常梦见自己出门时,黑暗中两边埋伏着两个人,他一喝,那人影便隐去不见了……苏雪林觉得鲁“这么疑神疑鬼,在自造的荆天棘地里度日,做人岂不太苦?”
  ◎1920年,胡适将所著《中国哲学史大纲》送了一本给章太炎,扉页上题写了“太炎先生指谬”,下署“胡适敬赠”,并在两个人的名字旁各画了一条黑杠。太炎先生尚不知新式标点为何物,看见自己名字旁加了黑杠,不禁大骂:“何物胡适,竟敢在我名下胡抹乱画!”后来看见胡适的名字旁也有黑杠,方才作罢。

1920年,《尝试集》出版,两年之内增订4版;1921年,《胡适文存》初版,八年之内印行了12版,47000部,1930年又重排第13版。章士钊把“的底他它吗呢吧咧之文变”归罪胡适,其实不知道这实在是时势造英雄,“形势比人强”。
  ◎唐德刚形容胡适初到北大之得意状:“老博士一肚皮学问,满头脑真知灼见,再加上个能说会讲的嘴巴……可以想见,在北京大学红楼之内,聚天下英才而讲演之,三山五岳,古今中外……闭起眼睛吹起来,吹得讲台之上,天花乱坠,讲台之下,欢笑四起,掌声如雷;胡博士好不乐煞人也么哥!”
  ◎从20世纪30年代始,胡适迅速倒向蒋政权,并失去了在青年中的地位和影响,成为半官方的学者。瞿秋白嘲讽曰:“文化班头博士衔,人权抛却说王权,朝廷自古多屠戮,此理今从实验传。”
  ◎19197月,毛泽东在陈独秀被捕以后著文高呼“我祝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陈君万岁”;在与斯诺谈话中,毛说“他影响上比任何人更大”;在《七大工作方针》中,毛再次讲到,“斯大林在一篇演说里把列宁、普列汉诺夫放在一起,联共党史也说到他(指普列汉诺夫)。关于陈独秀,将来修党史的时候,还是要讲到他”。
   ◎鲁迅:“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1920年,毛泽东在《与黎邵西书》中说道:“可惜我太富于感情,中了慷慨的弊病”,“我因易被感情驱使,总难厉行规则的生活”。

◎章太炎在日本填写的一张户口调查表:职业:圣人;出身:私生子;年龄:万寿无疆。不是自视过高,就是欺人不懂汉字。 
  ◎章太炎最喜欢吃的东西,是带有臭气的卤制品,特别爱好臭腐乳,直臭到满屋掩鼻。画家钱化佛是章府的常客。一次,钱带来一包紫黑色的臭鸡蛋,章见到此物欣然大乐,他深知钱的来意,就问:你要写什么,只管讲。当时钱就拿出好几张斗方白纸;钱不断带些奇怪的臭物来:苋菜梗、臭花生、臭冬瓜等等,前后共计得到章的题字一百多张。钱将其裱好,挂在自家店中,以每条十元售出,小赚了一把。
  ◎辜鸿铭好嫖,他为自己辩解道:《牡丹亭》曲本有艳句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此原本于《大学》如好好色之意。余谓今人之心失真,即于冶游、赌博、嗜欲等事也可见一般。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余曰:古之嫖者为己,今之嫖者为人。’”
  ◎辜鸿铭在帮袁世凯做《二十一条》的翻译之时,领到300大洋,径直去了八大胡同,散于胭脂堆中,不领回家去,以表示不使人间造孽钱之意。
  ◎闻一多曾盛赞郭沫若的《女神》:若论新诗,郭沫若君的诗才配称新呢,不独艺术上他的作品与旧诗词相去甚远。最要紧的是,他的精神完全是时代的精神——二十世纪的时代的精神。有人讲文艺作品是时代的产儿,《女神》真不愧为时代的一个肖子。” 
  ◎胡适颇以故乡徽州自豪,故常夸口说,姓胡的、姓程的、姓叶的都是起源于徽州。他还说问过汪精卫、叶恭绰,他们都承认祖上是徽州的。于是有人调侃胡适说:胡先生,如果再扩大研究下去,我们可以说中华民族起源于徽州了。
  ◎谭鑫培的戏风靡北京,各大学多有谭迷。一天课间休息,教师们闲话谭的《秦琼卖马》时,胡适插话:“京剧太落伍,用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该用真车真马才对……”在场者都静听高论,无人说话。只有黄侃立身而起,道:“适之,适之,那要唱武松打虎怎么办?” 
  ◎辜鸿铭翻译水平一流,和林纾、严复齐名。但辜不服林、严,认为他们都属“大可鄙薄”之人。一日三人同赴酒席,辜鸿铭大骂他们是大清和中国之罪人,当杀之而后快。事后有人问辜何以如此激烈,辜道:“严又陵所译《天演论》主张物竞天择,于是国人只知有物竞,不知有公理,于是兵祸连接、民不聊生。至于林琴南所译《茶花女》,使人只知谈恋爱,不知礼教是何物。不杀这两个,天下哪能太平!”
  ◎“五四”运动时期的两大口号是“科学”和“民主”。辜鸿铭相信科学,因此从来不骂科学,对民主却是深恶痛绝。在文章中,他就把民主的英文“Democracy”改成了“Demon-crazy”, Demon”是“魔鬼”的意思,而“crazy”是疯狂的意思,辜鸿铭认为,民主就是“魔鬼+疯狂”。
  ◎陈独秀认为“五四”运动特有的精神有二:一、直接行动;二、牺牲精神。
  ◎胡适曾下决心“二十年不干政治,二十年不谈政治”。丁文江说,“你的主张是一种妄想:你们的文学革命,思想改革,文化建设,都禁不起腐败政治的摧残”。如今“最可怕的是有知识有道德的人不肯向政治上去努力”。胡适遂改变初衷,积极议政。
  ◎商务印书馆创始人之一高凤池说:“我觉得社会中有三种事业非常重要。一是银行,一是报馆,一是书业。这三种事业与国家社会民族极有关系,力足以移转国家社会的成败、兴衰或进退。”
  ◎有段时间胡适对墨子很感兴趣,于是见到黄侃就大谈墨学。黄等他说完,骂道:“讲墨子的人都是混账王八蛋。”胡知道黄素有“黄疯子”之称,便没有理会。谁知黄接着大骂:“胡适的父亲,也应是混账王八蛋。”胡大怒,黄则缓缓道:“你不要生气,我只是考考你。你知道墨子讲兼爱,所以墨子心中无父,而你心中有父,故不是墨子的标准信徒。”
  ◎1922513日,由胡适起草,经蔡元培、李大钊等16人联合签署的题为《我们的政治主张》提议:第一、我们要求一个“宪政的政府”;第二、我们要求一个“公开的政府”;第三、我们要求一种“有计划的政治”。当年9月,王宠惠做国务总理,罗文干做财政总长,汤尔和做教育总长,组成“好人政府”,仅存在了72天。
   ◎19288月,时年30岁的罗家伦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国立清华大学的首任校长。罗家伦对清华学子的要求颇为严格:“要做到没有一个不经过严格考试而进清华的学生;也没有一个不经过充分训练,不经过严格考试,而在清华毕业的学生。”陈寅恪曾说:“志希在清华,把清华正式的成为一座国立大学,功德是很高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