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石老鼠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月光照在什么“床”前?  

2017-05-03 08:53:38|  分类: 语文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光照在什么“床”前?

          ——再读李白《静夜思》

突然翻出的这篇旧文,是在黄石实验高中科研成果汇报会上的讲稿,文档时间显示:2006/9/15。记得当时全校160多人参加了会议。这个事过去了十几年,黄石实验高中也早已不在……

 那时候的实验高中,正青春年少,生龙活虎……

可惜我没有找到当时的照片。

以下讲稿全文。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要说中国哪一首诗流传得最广,恐怕当数李白的这首《静夜思》了。这首五言绝句,虽然没有奇特新颖的想象,也没有华美雕砌的辞藻,但它却用寥寥二十个字,用平缓洁净的语句,道出了远客的思乡之情,意味深长。夜深人静,皓月当空,清秋霜寒,游子思乡的愁苦,寂寞自知。千百年来,有过蒙学经历的人,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李白的这首诗是断然不会忘记的。无论是谁家的选本,《静夜思》总是首选。

    但是,我们惊奇地发现,各家选本对这首诗的赏析,几乎无一例外地把“床前明月光”的“床”字释义为睡觉的“床”,以为月光是透过李白的窗户,照到他的睡榻前的。一些人为了自圆其说,甚至不惜牵强。如比较权威的《唐诗鉴赏辞典》就是这样解释这首诗的前两句的:“这两句所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成眠、如梦初回的情景。这时庭院是寂寥的。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诗人朦胧的乍一望去,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真好象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可是再定神一看,四周的环境告诉他,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一轮娟娟素魂挂在窗前,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这时,他完全清醒了。”我们注意到了“透过窗户”这个原诗中没有的强加的细节,同时也看到了“定神”“四周的环境”一说。“四周的环境”是指李白客居的室内环境吗?如果李白的卧室(有床的房间当然是卧室)点了灯,自然就没有了月色;如果是黑灯瞎火的,纵然有了能把他拉回到现实的“四周的环境”,让他“定神”或“完全清醒”,也是李白刻意而为,破坏了此诗月色般朦胧的意境(诗中用了“疑是”一词),同时也失去了原诗的大半美感。曾在中央电视台第10套节目中反复播放过的二十集电视系列片《唐之韵》(传播最广的唐诗电视作品),也强调月光是照在李白睡觉的床上,并说明他便是站在窗前“举头望明月”的。

    我们细想一下,就不难发现其中的错讹。第一个疑问是,李白的睡床放在什么地方?古人睡床的式样和结构与现在的大不一样,一般床前有踏步(亦称踏板 ),四周有挡板或架子,不会也不可能靠窗摆放,只能安放在窗户对面的墙边,当然更不会摆放在四面不靠墙的房屋中央。这至少与床的结构和安床的习惯等有关。而于读书人,窗前摆放的应该是书桌之类的东西(临窗光线好,离四季的景色也更近些)。李白客居他乡,又在霜浓的深秋,地气湿寒,即使睡的是像现在一样没有挡板和架子、结构简单的床,也绝没有把床摆到靠近窗前的道理(时值秋天,窗前湿气最重,至少于健康不利);既然床不在窗前,需要“举头望”的明月显然又不是在初升之时(有霜亦说明夜已深),夜深人静的当空月光又怎么能几近垂直地照到摆在离窗户较远的床前呢?

    除了与事理不符,也有悖情理。明月皎皎当空,站在室内的诗人又怎能“举头望明月”呢?举头看到的只能是黑昏昏的屋顶。就算是有人“不无道理”地认为李白是在“疑是地上霜”后走到窗前“举头”,也还是主观臆断。因为诗中根本没有“窗户”,非但没有月光可以透过的窗户,如果李白看到的是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起句就应该是“窗前明月光”,而大可不必颇费周折地先绕到“床”前去——没有人见过一个写诗爱兜圈子的李白。就算是豪迈的大诗人改了秉性,突然倦了,懒得出去,站在窗前望一望,也就如凡人一般望望就算了,隔窗望月,李白不会有诗。因为李白需要大视觉,窗前毕竟视力所及太小,无论如何是不能触动李白挥洒自如的诗情的。李白是何等人物,他不是李商隐,也不是柳三变,率性而为的李白看到月光,动了乡情,怎么倒拘谨起来,迈不开出门的脚步了呢?月洒睡床,室有剩月,站在窗边,举头望月—— 窗前望月的小家子气与李白的才情与气质不配。就算是渐已升高的明月能透过窗户照到床前,恐怕也只是或方或圆的一小片,这有形的一小片月光,能让李白产生“疑是地上霜”的“错觉”、唤起他的美感吗?李白如果能对着床前不到半张床大小的一小片月光吟出“诗”来,那李白就不是那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李白了;李白是不能容忍自己的矫情的,我们也没有看到过有任何造作的诗仙。他的诗情(体现在任何一首诗中)又有多少是囿于室内的?他望月,至少要到院子里去才象话。“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月下独酌》)“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把酒问月》)邀月来饮,对酒当歌尚且要到室外,何况“举头望明月”乎?古今中外的文人骚客,没见过多少人爱上“室内月”的。想象李白更不会。明月当空,心中有思,霜寒之夜为什么仅是打开窗户看月亮?李白是不怕“冷”的,他应该披了一件夹衣推门而出,为什么李白不到院子甚至是野外去呢?被清辉笼罩的诗人才是李白!躲在室内“举头望明月”的人,恐怕不是一个诗人,当然更不会是李白。

    饶有兴味的是,自宋元到明清,有关 李白《静夜思》的版本至少还有另外几种代表性的说法,第一种说法为“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考宋刊本《李太白文集》、宋人郭茂倩编《乐府诗集》、洪迈编《万首唐人绝句》,元萧士斌《分类补注李太白集》、明高木秉《唐诗品汇》均是如此。另一种说法则以清代王士祯《唐人万首绝句选》、沈德潜《唐诗别裁》为代表,将《静夜思》表述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依据这两种版本,我们更清晰地看到,无论是“床前看月光”还是“举头望山月”都不可能是在室内完成的。连小孩子都不会站在睡床前看月光,大诗人李白更不会——因为至少在室内是看不到举头之月的,农耕社会,住在平房里的人走出户外是极其简单的,而且窗户一般为“瓮牖”,是不到一平方米的圆形。

   那么就是我们的理解错了, 问题可能就出在“床”上。

    查《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基础工具书,对“床”的释义归纳起来有四项,一是供人睡卧的家具,坐具;二是像床一样起承托作用的东西,即安置器物的架子,如车床、琴床、笔床等;三是起承托作用的地貌或地面,如河床、矿床、苗床等;四是作量词,用于被褥等,如一床被子。人们可能是根据“床”最常见的第一个义项去确定“床前明月光”的“床”就是指供人睡卧的家具,于是才找出了许多看似合理的推测去“理解”《静夜思》。

    其实,“床”在古汉语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解释,就是“井栏”,也指上面安放辘轳的架子,《辞海》、《中华大字典》、《中华大辞典》、《简明古汉语字典》(四川人民出版社)等辞书中都有这一条注释。在中国的古典文献中,有不少诗文的“床”就是作“井床、井栏”解。如唐代李商隐《富平少侯》一诗:“七国三边未到忧,十三身袭富平侯。不收金弹抛林外,却惜银床在井头。彩树转灯珠错落,绣檀回枕玉雕锼。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此诗借用一个十三岁就因袭尊位、却不恤国事的无知昏童,讽喻少年即位的唐敬宗身居帝位,当忧不忧,暗示其终有大患。颔联典出《西京杂记》韩嫣之事。韩嫣好弹,以金粒作弹丸,所失者日有十余,贵重的金弹过林不拾。村童闻韩出弹,常随之拾取;这个豪侈之徒,倒是对安放在井上的辘轳架颇有几分珍惜。诗人用鲜明的对照写出了少年“侯爷”不可理喻的愚昧无知,为“讽今”做张本。当然,所谓“银床”,并非真的用银子作成。这里的“床”,就是“井栏”;“银床”只是对安放在井栏上的辘轳架的美称。而“银床”之美称较早还见于古乐府《淮南王篇》:“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这里的“银床”即井边围栏。相同的例证再略举几例:

    1)“银床牵辘轳。”(萧纲《代乐府.双桐生空井》)

    2)“井上辘轳床上转,水声繁,丝声浅。”(李贺《后园凿井歌》)

    3)“郎骑竹马来,饶床弄青梅。”(李白《长干行》)

    李白《静夜思》中的“床”正是井边的围栏。寂静的秋夜,明月高照,诗人或坐或站在井栏边,身后一眼寒井,身前一片月光,清辉洒遍,迷离恍惚之间,一阵寒意袭上心头;满眼望去,月光恍如秋霜一般,怎不教远乡人一阵阵地在心头泛起波澜。皎洁寒凉的月光,不由得诗人不抬头一看,望月生情:旅思秋怀、萧条客况、思乡遐想,个中杂绪涌上心头;想着,想着,头便渐渐的低了下来,及至完全浸入沉思之中,怀乡之情伴着朦胧的月色无以排遣。短短四句诗,不事雕凿,浑然无痕,清新素雅,意境开阔。景朦胧而情细微,无论迁客骚人、离乡游子,一句“床前明月光”,满襟去国怀乡泪。其寥落之感伤,斯诗为最。

    郭庶英在《我的父亲郭沫若》里也提到过,郭老曾对女儿谈到《静夜思》,认为“床前明月光”之“床”,并非睡榻,而是井栏,是后世人弄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