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两个人的山林  

2017-05-09 12:02:41|  分类: 麻雀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一到周末,就想出去走走,随身携带的,一个背包,一个老婆。
       最好能到山林去,因为那里安静。
       出游,更多的人选择了呼朋引伴,这样显得热烈,不寂寞,一伙人吵吵嚷嚷,是很拉风的乐事。
       工作日已经够嘈杂了,所以就想在休息日静一静。瞬间遁入
山林,是有好处的。
       可以说话。跟老婆说话,就像跟背包说话,没有包袱,也不怕泄密。白日里与人相处,想说的话未必敢说,想埋怨,想诋毁,想猜测,都不能。气血不通,想必一定很憋人。
       落叶、飞鸟、野草、树木、背包、老婆,都不懂出卖,我可以随心所欲。人在随意中得到的自由,不仅是一种释放,对身心有好处,更重要的,是有个人能彻底站在你这一边,就算反对你,也是极开心的。除了老婆,世上还有谁能如此直截了当的尅你?毫不留情的敲你?山林,有一所叫老婆的学校。
       说累了,就听听音乐,我们的音乐是可以共享的,是经过无数次淘洗后达成共识了的,是“共同语言”。感谢儿子为我们买了个蓝牙音箱,个头不大,立体声效果却超级棒。
       要不就让这世界安静下来,躺在吊床上,直接睡去。这样的睡眠,哪怕只有几分钟,绝对是自然醒的,完全不像床榻上的睡眠,被闹钟支配,深怕误事。
       山林的世界,是个高度自我的世界,虽然跟马路相去不远,但因为密林深深,我们能从密林缝里见人,但人却看不见我们,即使飞利浦的乐音到了极值,也不会惊动外面的世界。
        我们对生活没有过高的要求,所谓财富,够用就行,不求太多;所谓孩子,够他开心就行,其他也不奢求。无数的家长把孩子当成了自我价值的延续,在希望里掺杂了太多为人父母的私利:通过孩子去获得为人父母的光荣。其实,大可不必。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还有一个月,他就毕业了,回家成了他最近一段时间来最强烈的想法。那天,一个朋友突然问:“儿子毕业了,肯定要留在广州吧?”我只是笑笑:“随便他,只要他开心就好。”他也的确能留在广州或者深圳,毕竟,在广州读书期间,他一直保留了在深圳的那份工作,收入也算过得去,养活自己的同时,还能存点闲钱做些自己喜欢做的。只是有一件事,我没有答应,他想换车,我说不行,“不用你们的钱”也不行。
       我们不想强迫他成为我们的“光荣”,我们不是虚荣的人。孩子想家,就回来;不想家,也可以再次出走。他的自由和开心,才是我们最应该给予的。
       地上铺了一层经年的落叶,细腻而松软。铺在上面的落叶,颜色暗红。老婆瞌睡来了,我的话变成了自言自语。我下意识的盯着这些崭新的落叶看,看哪片落叶能理解我的真实想法。所有的落叶都寂静无声。我不知道天上挂着的郁郁葱葱的叶子,偶尔沙沙作响,算不算是一种回应。一个人,是会偶尔犯一下神经质的。
       通常,跟其他人聊起孩子的话题,观点往往不一致。好像大家都提前开了会,统一了认识一般,都以为外面的机会比里面的多。我却固执的以为,一座小城能养活一百万人,为什么就不能多养一个呢?外面的世界,未必就是父母的面子?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想起刚才绕过的一处,那是老婆专门预设的一条无人问津的荒路。她说前几天还舍近求远,专门走过。台阶长满了青苔,落叶一层又一层,最上面的两个水泥墩子还在。
        “好想把这个墩子清理一下。”
       墩子阴暗潮湿,腐败的落叶、厚厚的青苔,枯死的藤蔓将它完全包裹,根本不能坐人的。她想拾掇干净,就是想在上面坐坐。
        三十年前,我们就经常坐在上面,先是一边坐一个,对面说话;后来是一边坐两个,排着说话。好的事情总是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
       那样的日子有十来年,后来,我去市内上班,坐墩子的机会就少了;再后来,这里被理工学院兼并,办公楼被拆,大门被封,这条上坡的主道,被新修的沥青路绕开,从此废弃,成了被彻底遗忘的角落,即使在创卫迎检的紧要关头,也无人想要去打理;因为除了我们,其他人的确没有途经的必要。
       台阶下面是一个废弃的景观池,我特意让她坐在废池边照了张相。二十多年前,她抱着她两岁的宝贝儿子,在这里照了一张相。“什么时候等他回来,我再抱着他照一张。”
       “别做梦了,他还会要你抱?”
       她的身后,太湖石杂草丛生。
      旁边的幼儿园,藤蔓恣意蔓延,连一块红砖头也找不着。
       这个被人彻底忘却的地方,记录了我最贫穷、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从水泥墩开始,到送儿子上幼儿园,再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部相机拍照……这条路,我走了一亿次。
       这片山林,就在它的对面。此处凡树龄超过三十年的,都看见过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年轻人人,留着长发,叼着烟卷,穿着汗衫,趿着拖鞋,急匆匆飞奔而过的身影——他在高处猛蹬踏板,撒手放坡,一路呼啸。我想,无论白昼黑夜,他那时的内心一定是充满了快乐的尖叫的……
       天色澄澈,山林幽静,恍如人的内心。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岁月有情,也这么匆匆的溜走……两个人的山林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远处的诗情画意,算是送给现在的年轻人的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