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教育:得饶人处且饶人  

2017-06-02 17:02:38|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常见诸报端的自杀式非正常死亡事件,其出现频率之高,几乎快要成为社会的正常现象了,尤其是大学生群体。

多次被曝学生自杀的兰州大学,再次通过官媒确认,校内一男研究生于2017523日凌晨坠亡。

 “跳楼自杀”在官方文件和官微里一律用“坠亡”代替。

教育:得饶人处且饶人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网传这位已结婚生子的男生是因为毕业论文出了问题,但不知道他是没有能力完成还是没有通过。事件过去了好几天,校方对其坠亡原因未置可否。大约是此类事件“同质化”现象严重,媒体和网民也懒得去深挖,他们都知道,此类事件已经很难“顶”上“头条”。

不问自然就不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校方也懒得去兑现“如有进一步的消息,会在网上公开”的承诺。

教育:得饶人处且饶人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学生自杀已经成不了“舆情”,但毕业论文却成了他们的一道梗。除了自身原因,比如写不出、质量低劣或抄袭等过不了关的主观因素,剩下的,往往是来自导师这道坎。

这件事让我突然想起了某男。

某男,今年研究生毕业,一年前开始做项目、忙课题;半年后开始准备论文。导师姓严,要求甚严,某男不得不放弃暑假,还为此购买上万元器材(学校器材仅供部委视察或同行瞻仰之用)。修改n遍后,导师说的“小问题”,突然变成了“大问题”,越修改“问题”越大。

研究生为导师提供免费的午餐是天经地义的;导师将弟子的东西变为自己的成果,去立项目、申请科研经费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导师要求项目尽善尽美。所以半年来,在不明觉厉中,某男头天按照导师的要求进行了修改,次日又有更大的不满意在黑着脸等着他——他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用在做新项目上的时间,远低于修改旧项目的时间,睡觉和恋爱成了一件极端奢侈的事。

某男的腹诽很快就得到了证实。趁着他按照导师要求“完善”规定的子目,导师将剩余的子目摊派给了他的学弟学妹,希望后继者能在学长的“指点”下早日完成整个项目。可惜,无论他们是专硕还是学硕,其“成果”都达不到某男的初始高度,导师为此大光其火;而此时的某男正在修改子目和撰写论文之间轮流切换,根本没有时间去校外“亲临指导”。消息传到导师那里,其内心的不满是肯定的,这种不满很快就迁怒到了论文上。

几十个专硕和学硕都达不到师兄的高度,就说明师兄的子目再也不必“完善”了。“前天跟你说的几处修改不用了……”某男毕业前的第一块绊脚石被移除,他可以心无旁骛的写论文了。

但他想多了,想美了。多少有几分诡异的项目“完工”并不代表让他放手写论文,而是让他抽出时间去“指导”别人完成剩余的子目!子目不完成,自然就没有项目。在导师看来,毕业论文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项目,有些学生未能如期毕业,“项目”是一大原因。

因为“理解”有误,悟性不高的某男,痛苦才刚刚开始。

通宵达旦,洋洋洒洒,某男终于完成了论文。等他过段时间去拿论文时,严重的“问题”才刚刚开始……此后,每交上去一次,就要大修一次,越往后,修改的深度和广度都在增加,“按照他的要求,字数由6万变成了7万,质量从90分变成了30分!”某男为此痛不欲生,“真是连死的心都有!”

 反反复复的修改过后,已临近毕业,导师终于认为“只需要改动这几个小地方就可以了”这些“小地方”主要是语言,包括标点符号的使用。其实,这篇论文已被他的高中语文老师反复校正过了,从段落标点,到遣词造句,再到语法逻辑,完全没有问题。比如按照汉字规范化的规定,多个引号和书名号连用时,中间的顿号不用;助词“地”全部用“的”等,但是不懂国家语委相关规定的导师,却固执的认为“高中老师懂个屁!”

大学教授当然比高中教师强万倍,“既然他认为错的就是对的,那就放弃国家规定,按他的规定做好了。”按照导师的“规定”改完后,送去查重,查重率3%。查重的老师很惊讶,说没见过七万字的论文只有这么点查重率的。某男便满心欢喜的把论文交给导师。

终于可以完工了!某男为此特意去吃了鸡排,恶补了两天两夜的觉。

第三天,导师的电话来了,语气比冰还冷。深知大事不好的某男,连方向盘都握不稳。导师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说过“只需要改动这几个小地方就可以了”这句话,而是将整篇屡经修改的论文打回了原形!

如果论文的确存在质量问题,那是某男的错,可是,那些需要大动的部分,全部都是根据导师的意见改过来又改回去了的,某男已经完全不知道哪个版本该是“善本”!因为导师每次都在否定自己上一次的“修改意见”,当某男实在忍不住提醒导师“上次就是这么改的”时,导师便瞪圆了眼睛:“我说过吗?没有!”

一篇论文,任意一部分从左手倒进右手,又从右手倒进左手,如果不是出于导师的故意,就是出于他不太好的记忆力和不认真的阅读……

而此时,离学校规定的提交期限只有一周!

他的高中老师从不嗾人作恶,这次也是豁出去了,他跟痛苦不堪的弟子分析了项目和论文始终过不了关的真实原因,决定让他破釜沉舟。“一个字都不用改!”七万字的论文,这一部分移到那一部分,那一部分又移到这一部分,颠来倒去十几次的折腾,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哪些地方是早就按照他的要求改过了的!“等到最后一刻再交给他,相信断然不会让你毕不了业!不过一定要告诉他,离开学校之前,你一定会帮他完成剩下的项目。”

灵异事件果然发生!一周后,一字未改的论文踩着死去的十几个版本,“骑乃得过”!

“离毕业还有段时间,你跟他们一起把剩下的项目完成,这一块全交给你了!”导师一脸严肃。

2017526日,一个仅次于他生日的伟大日子如期而至——答辩开始了。评委来自本校和外校,某男的项目和论文获得了第二名。

“离6月21日的毕业典礼还有二十多天,把剩下的项目完成。”他没有得到祝贺,等来的依然是“项目”重托,“严师”之严,其根在此。

某男本想利用这个完全空白的时间放松一下身心,结果,比雷暴天气更猛烈的工作重担,逼着他迈不出校门半步。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他可以“玩”到毕业典礼了,而他留下的“半拉子工程”,害苦了他的学弟学妹——他们早就被禁止自选课题。

我不知道兰州大学那个男生,到底是哪道坎过不去,抑或是不是也有某男的遭遇;我也不知道为达到个人目的,导师用各种手段压榨学生的个案是否时有发生。虽然坊间和媒体偶尔爆出导师无偿消费研究生的事件,有些人甚至在导师的私人工厂或实验室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不愿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宁愿相信这些事件加起来也只是极端个案。

一个人从幼儿园开始,到研究生毕业,“求学”二十余年,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老师为了学生的未来,如何严格都不为过,但是,若为一己之私,变本加厉、旁敲侧击的去“役使”学生,就有点不近情理了。坚强如某男的尚且有“死的心”,何况那些情感脆弱的年轻人!

虽然时至今日,无人能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任何一个自杀的学生是源于教师或曰学业的压力,但教师也应该反躬自问,无论是中学时代的“升学率”,还是大学时代的“成果率”,都不要强人所难,就算是念到了博士,还是存在“能力有大小”的!我这么说,绝不是为年轻人开脱,去放纵他们。不计导师的私利,也该明白什么叫做“高处不胜寒”,不是人人都能按照老师的愿景走上巅峰的,巅峰只有一个,大多数人都在巅峰下行走、生存。

为人父母者,最低的要求是希望孩子能好好的活着;为人师长者,万莫为人划定齐整的终点线。

千万不要为了各种“率”,将人民满意的教育办成了人民绝望的教育。教育,当慈悲为怀,人民教师须谨记!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