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到湖边去  

2017-06-28 12:00:45|  分类: 情爱专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湖,是最大的民生,最大的福祉,一切的惠民工程,都抵不上给我一个湖。马路、大楼,甚至连我们购买的房屋,都有可能不是我们的,只有湖,才能独享、专用;放在那里,既不怕人偷,也不怕人抢,更不怕人强拆。
        三十多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正赶上一条马路穿过湖中央,一湖二隔。就在这条黄土路基上,我完成了我的恋爱。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那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忍受的一场恋爱。炎炎夏日,中午一下班,便骑上那辆破自行车,带着爱情,挥汗如雨的上路,一路颠簸,一路灰尘,一路欢歌,一路笑语。路基上看不到人和车,酷热让修路的人不见踪影,就觉得两边的湖水,连同路上的爱情,都是我的,湖面有多宽广,爱情就有多宽广。那时候的爱情类似一场偷窃,不可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偌大的湖面,偌大的天空,比任何一片密林隐蔽多了,即使幸福得高声尖叫,或者把自己干净利落的摔倒在马路上,被土疙瘩磕破了双膝,也不会有人瞧见我们的隐私……

几十年后,我还能听见佳酿般的抱怨,那么热的天,我居然没有想到要给她买根冰棒,虽然偶有带着草帽、骑着破车、扯着嗓门的人嘎吱而过,“卖冰棒嘞,绿豆冰棒,5分钱一根……”那时候,我完全沉浸在湖水般的爱情里,哪曾想到谁会去稀罕一根冰棒。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当爱情转而成为婚姻,我也从遥远的市郊调入城市,慢慢的学着做一个城市人。双休日,我们带着孩子,到南湖堤上去放飞人生的第一只风筝。堤坝高高隆起,碧绿柔软,宽阔平展。我们年幼的儿子被风筝牵着跑出去好远,我们坐在草地上,看着湖水,扯着闲话,听她讲她学生时代的故事,放学了,她们就带着几包“猪耳朵”(那时候的人间美味),跑到南湖堤上看夕阳,发呆,聊着别人的爱情……猛然间发现儿子快要飞离我们的视线了,就起身,儿子跟在风筝后面,我们跟在儿子后面,一起跑呀跑……偌大的湖面和开阔的湖堤,完全是我们这一家人的。

再往后,南湖堤被铲平,成了一条宽阔的沿湖路;好大一片湖面被填平,成为钢筋水泥的丛林。但我们不奢侈,我们愿意割让出一部分湖,分给发展中的城市,城市也不再得寸进尺,为我们留下了足够的湖面。大家互不相扰,各守一隅,从此心安理得。

满城挖让人深刻的体味什么叫行路难,绿化带让停车成为一天中最后的一道难题,拆迁还建让很多人无家可归……城市生活的美好,常常伴有牺牲。但城市对湖的觊觎终于停歇,我的湖像一个巨大的休止符,停在那里,成了我的不动产。

我对湖更深沉的依恋是在最近四年。一有空闲,我就要到湖边去,即使风雪交加,烈日当头,我也要去看看我的湖水,我的垂柳,我的花卉,我的密林。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晴好的天气非常多。千百万次的走在同一条路上,从来没有觉得厌倦。我一边走,一边默数:儿子曾经在这个小房子里吃过烧烤,在这片草地上嬉闹过,在这片开阔地上骑过马,在这个石墩上拍过照,在这处水边摸过鱼,在这棵树下撒过尿……

磁湖四周是密密的一圈树,水杉、垂柳、冬青、柏树、香樟,一路二隔刚刚好,如果两汪湖水是城市的一双明眸,环湖的一圈树木正好是她柔美的睫毛,西边连绵起伏的小山,就是她内敛的眉黛了,我便在她的眼皮底下随意进出、穿行。

将吊床系在湖边粗壮的水杉身上,我就可以心旗摇曳了。走累了,我很想在宁谧中睡去,但做不到。不是迷幻的鸟鸣,也不是穿透松针的柔光,更不是小音箱里涓涓的歌声……这个迷你小音箱,还是去年过生日时,儿子从广州寄来的礼物,他知道我喜欢环湖,喜欢歌唱,不喜欢孤独。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睡不着就起来继续拍照。

我把磁湖传给他,把我传给他,暗示我很快乐。我特别喜欢一个人溜到湖边来,偶尔带上他妈妈,有他妈妈在身边,我就没机会胡思乱想了。

四年来,在我的湖,我看起来很快活逍遥,像个半吊子的陶渊明。

头两年,我想,不知道深圳有没有这样的湖,即便有吧,那也不是他的;后两年,我想,不知道广州有没有这样的湖,即便有吧,那也不是他的。

头两年,他陷在出租屋和车间里不能自拔,哪里有湖;后两年,他陷在课程和论文里不能自拔,哪里有湖。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他是没有湖的,他的湖停在了他的童年时代。小学一年级那年,天下大雪,我替他撒谎,替他请假,我们出发,一路跟拍到逸趣园。走不动了,我就背他;上不去了,我就抱他。蓝色的帽子,蓝色的围脖,红色的外套,蓝白相间的牛仔裤,他挂着望远镜,站在高高的桥墩上,背景是儿童公园的尖塔,我给他拍照,画面太童真,太好看。回到家才发现他一脚的雪水,一身的汗水,趁他妈妈还没有下班,赶紧换洗……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高二那年,又下大雪,我继续替他撒谎,替他请假。一大早便去了磁湖。我一路跟拍,就到了逸趣园。没有人比我们更早,雪地上留下了我们新鲜的脚印。他长大了,穿着厚厚的蓝色棉袄,青春又温暖,再也不用我背,不用我抱。

再往后……他便没有湖了。只有等到春节回家,我才可以把我的湖让给他,让他陪着他妈妈,去我的湖。几天后,他就把我的湖还给了我,一点不剩。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没有了他的湖,就剩下了我。他不知道,逸趣园已经有了些许的变化,最大的变化是满园的樱花树。樱花盛开的季节,无论晴雨,我每天都要中途下车,进去转一圈,我一边走一边想,要是他能看到他童年的湖,少年的湖,看到这满园的樱花,该有多好,于是,我把樱花拍给他。有时候我也想,我这样做,会不会打搅他,让他在春天里不舒服?但发出去的照片,难以撤回。

去年大水,磁湖步道被水淹没,为了拍到风雨中俊逸的垂柳,我涉水而过。他突然就看到了鲜艳的警戒线和没膝的水位,便说:“不要去玩水……”

我本想告诉他,我很快乐,却未曾想给他增加了负荷;他不知道这是我的湖,我的湖怎么会害我。

不久前,夫人的同学,某个曾经坐在南湖堤上发呆的女生,晒了一场她与磁湖的艳遇。几年前,她到湖里玩耍,项链掉了下去。最近,为了防汛,磁湖蓄洪,水退去了很多,她便到遗失处,轻轻松松的拿回了她的16g项链……我看着这条沾着泥巴的项链,多少有几分像个离散多年的娃儿,在陌生的环境里,谁知道他是如何熬过这段寂寞时光的,谁曾想到,满以为青春不老的黄金也会布满沧桑……我想象着这串项链见到亲人,环绕她温暖的脖颈时,该有多么的欢欣鼓舞。这是我的湖,也是她的湖,是任何一个有情人的湖。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躺在吊床上,一个人可以呆上一整天。湖面上突然“拨拉”一声,那是鱼儿的快乐,不关我的事;正午时分,远处步道上有骑车的情侣经过,欢笑隐隐,也不关我的事。我在密林深处,听着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听见的歌谣,音量正好。

湛蓝的天空倒影在磁湖的明眸里,我躲在她的最深处,无论我想,或者不想,她都波澜不惊。绝对的自我,绝对的清静,就是绝对的慰藉。

她是我的湖,就像我的日记本,我的纪念册,我的照相簿,我的文件夹,在树下,在水边,在草丛,在亭榭,为我保存了一切最珍贵的记忆,无需开口,无需检索。

到湖边去 - 黄石老鼠 - 黄石老鼠

四年终于过去了,那个没有湖的孩子,那个在高铁站高举着返程车票转身而去的孩子,那个任凭“离歌”被高铁拉出长长的琶音的孩子,那个迷失在异乡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我的湖,我将把我的湖转交给他,让她成为他的湖,我们的湖。我早就为他准备好了另一个吊床,那不是吊床,是湖的怀抱。我们将并排着,躺在湖的唇吻里,眉黛里,做她一颗美丽的痣。

我的湖知道我的隐忧,我的内需,我的快乐。就像把项链还给失落者,我的湖终于把我想要的还给了我。

这个周末,我会带着我的项链,来看我的湖,那是我最值得骄傲的黄金。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