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给日子留个难看的豁口  

2017-09-11 11:45:22|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日子留个难看的豁口 - 黄石老鼠 - 然后知足

 因为人民日报发文痛批“丧文化”,各路启蒙思想家便纷纷跟进,火爆有如在头条第一条跟帖。作为“丧文化”主流,年轻一代遭遇了猛烈的炮轰。

“在四处唱响中国梦主旋律的今天,是什么让这股充斥着消极与堕落,甚至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的不正之风?”面对这个病句的质问与斥责,谁能给出正确的解答?

什么是“丧文化”?我的理解是,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年轻人,在经济发展与个人收入极不相称的当下倍感失落,编造出各种调侃的段子,来宣泄个人的失落、迷茫与难过,段子让这种负面情绪得到渲染并逐渐蔓延,便形成了一种社会亚文化现象。

其实,亚文化现象并非始于中国,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亚文化现象,比如美国,任何一届总统上台,都会有唱衰总统的各种文字和漫画出现,很多主流媒体也乐此不疲。

网络上一则关于中国“丧文化”的分析数据显示,80、90后阶层最“丧”,广东省“丧文化”最普及。照说,80、90后应该是最充满阳光和希望的一代,是我们最看好的“未来”,为何他们反而最“丧”?广东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之一,来自底层的“丧文化”为何最为普及?

一切的原因大约都可以归咎到“压力”上去。80、90后必须面对权力与资本的倾轧、知识与情感的纠结、经济与社会的不公;具体到个人生活,残酷的竞争、收入的微薄、房贷与结婚生子的压力等,让他们既不敢瞻前,亦不敢顾后。越是经济发达地区,这种来自内心的压力和无助越是无法排遣,“负能量”得不到抵消,月黑风高夜,只好一个人躲在阴暗、潮湿、逼窄的出租屋里,靠一只手机默默释放。

“丧文化”的典型特征是充满了所谓负能量的调侃。入职不久的年轻人,事务总会很多很繁忙,何况主流正在推崇“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模式,忙碌了一天的他们回到出租屋,开始自说自话:“工作总会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做完的!”批评者认为,这是消极对抗,是牢骚满腹,是没有担当,他们完全不看这句话的最后三个字!

升职没有通道,跳槽没有胆量,改变没有空间,爱情止步幻想,婚姻摇摆不定……“今天不开心没关系,反正明天也不会好过。”听说这句话位居“丧榜”之首。批评者用“明天会更好”的尺子去衡量这种心态,得出的结论自然不会好。其实,他们都在为那个“不会好过”的明天在玩命的打拼。

“丧文化”揭开的是个人伤疤,直击的是人生痛点,反映的是社会现实。与他们的父辈比起来,年轻一代的“丧文化”的确与主流精神相悖。数据显示,60后有六成以上的人是在弘扬主旋律的,他们生活在一个“寡而均”的时代,一到下班,就挑着粪桶进菜园,家家户户粗茶淡饭,房子不好但有住的,工作不好但有干的,食物不好但有吃的,床铺不好但有睡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所以大家都穷并快乐着,在那个“均贫富”的时代,他们非常乐意接受主流教育,并自觉的给孩子煲着积极、健康、自信、乐观、向上的鸡汤,现在,这些家长中的一部分日子安逸或功成名就后,就做起了“专家”,专门辅导社会,唯独忽视了下辈人的生存现状,他们用代沟自觉的与年轻人隔开,把高大上的口号刷得到处都是,却不知道,所谓的“丧文化”,其实是年轻人的一种生存方式,他们需要靠这个舒缓生活的压力。

 其实,“丧”者未必是在用“丧”的方式活着,调侃完他人,挖苦完自己,他们还是会早早起床去赶地铁,一件一件一件的把工作干完,他们渴望融入,也正在积极的融入,但是非常可惜,面对“丧”者,我们却缺乏足够的温情、宽容和理解。

我们之所以喝鸡汤,是因为肉被别人吃了。”心灵鸡汤的大厨们个个肠肥脑满,却看不惯“我们”个个面黄肌瘦。他们忘记了那个叫冯谖的古人,是如何弹铗歌唱“丧文化”的,懂得理解的孟尝君是如何满足了他“有肉吃、有房住、有车坐”的“丧”求的,懂得报恩的冯谖用“丧”的方式达到了个人的物质满足,便决定替孟尝君了结各种愿望。

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有些人就生在罗马。”干嘛不承认这样的现实?即使“有些人”不是生在罗马,至少是在“我们”奔向罗马时,他们已经在罗马逛街。生活在底层的年轻人是需要生活在中高层的人的关注的,站在罗马的大街挖苦赤脚奔向罗马的人,显然有失厚道。

比一个人吃火锅更寂寞的是,一个人没有钱吃火锅。”听说,“一个人上馆子”在“十大孤独排行榜”上位居第四,我们不知道“一个人没有钱上馆子”应该排第几。入职不久又没有外援的年轻人,刨去房租和交通费,所剩无几,唱歌是不能填饱肚子的。歌唱生活的前提是保障生存。

“丧文化”的主角在“创业”的豪歌中度过,很多名人一时成为他们励志的榜样,等到走出校门才猛然发现:“盖茨休学创业成了世界富翁,但人家休的是哈佛大学。”“丧文化”的制造者大约都是念的普通大学,“证书”时代,很多人的文凭,都拿不到台面。

人,得给日子留一个豁口,就像给洗澡水留一个地漏,即使难看,即使气味难闻。为难以启齿的挫败感捅开一个释放的出口,原本无可厚非。“丧文化”至少能证明自己学会了认识生活,看到了生活的部分真相。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当你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是非常正确的。“丧文化”的推崇者并不是厌弃生活,“丧”只表明他们的无奈。

就算他们把“葛优躺”制成了各种表情符号,那也不能说明他们从此也能像葛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养”,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他们得四处奔突。一个符号并不能表示他们从此就变得懒惰脆弱、不求上进、好逸恶劳,抛却愿景,放弃努力。“丧文化”最多算是一种排遣负面情绪的手段,自嘲与抗议是人生的必需,他们在人前十分乖巧,但不必做自己的顺民。

说他们认知障碍也好,情绪失调也罢,人生的失败感不全是个人的“内分泌失调”所致,忽略外界因素去看待一个人,一个群体,是不负责任的,我们必需承认不良环境对人的精神面貌所带来的负面困扰。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一个人、一个群体愈是遭遇厌弃,负面情绪愈浓烈。用伪“积极”去对抗假“消极”,只能让“丧文化”愈挫愈勇。等他们日子过得相对好些了,这种“丧”不待发文便会烟消云散。

当心灵鸡汤成为精神鸦片,嚎叫的“伪能量”像传销一样令人作呕,为自己高喊“加油”最终只能沦为洗脚屋门前振臂高呼的场景,他们的“好!很好!更好!”其实与真实的努力无关。

客观的讲,“丧文化”可以看作是年轻人在逆境中的呐喊,是在长期的“丧”之后爆发出的战斗力。年轻人有别于前辈的最大特点是,敢于承认背时、背叛、苦难与孤独的存在,表面消极的背后,潜藏着的还是一颗对生活不离不弃的火热的心,只是表达易于前人,另类到无法让人接受,倒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烧遍全世界的“丧文化”集大成者迈克尔·杰克逊,缔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音乐时代,我们怎么看?

     2017年6月3日,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给卡迪根山中学毕业生做演讲时说:“我希望你们都时不时地受到不公的待遇,这样你们才能知道正义的价值;我希望你们都时不时的遭遇背叛,这样你们才能明白忠诚的重要;我希望你们都时不时地变得孤苦伶仃,这样你们才不会把朋友当成理所当然。”他给中学生的祝词不是“前程似锦”,而是“再次祝各位都倒霉”!他为何要唱衰一群中学生的人生,让他们对未来“担心受怕”?为什么美国“教育部”和全体美国人不投诉他误人子弟?因为他们懂得只有倒霉,才能让人明白“成功并非人人应得,他人的失败也不是活该

我们身边的年轻人,他们就像陌生都市墙根的野草,正在逆境中倔强的生长着,虽然他们正在遭遇“不公的待遇、背叛和孤苦伶仃”,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人生,如果他们愿意为自己的不顺心挖个小孔呼吸一下,就让他们去,万勿小题大做。

各位大叔,请给他们最大的宽容,让他们为自己的艰难生活挖个难看的豁口发泄一下,只有他们最有资格说“活着不容易,但胜过早死”!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