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的教与学

 
 
 

日志

 
 

我的80年代  

2018-04-09 11:53:39|  分类: 黯然神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群主,好歹是个干部,干部来了,当然要搞酒;干部搞酒,当然要有人作陪。80年代那伙人,就近的都来了。感谢老金和老万,从大老远赶来。

酒过N巡,大家便散了。

我没有散。借着酒劲和一弯朦胧的月色,我要去一个地方,就一个人,不要人陪。

我是个爱热闹的人,有些时候,也喜欢一个人。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一个三十多年前的熟人,今夜,趁着酒兴,孑然来了。这是当年的正门,现在是旁门,还是那么窄小。原来敞开的门,如今设了卡,不锈钢的材质,静卧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一隅,冰冷得有几分刺骨,为三月的夜,增加了更多的寒凉。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与左边现代的图书馆对比阅读,她在右边,没有灯火,凄清得很。过往的人们,早已熟视无睹。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但是,三十年前热烈的红墙,记录了她固执的尊严。如今,她就像一个饱经沧桑的妇人,洗净铅华,寂寞老去,但尊严犹存。

曾经跟她一样年轻的那拨人,也老了。那时候,我们在她年轻的怀抱里撒欢,郎朗的书声是她最爱的琶音。我想她肯定喜欢众星捧月的样子,我们簇拥着她,呵护着她,情人一般。她享受着被人爱恋的光芒。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如今,我也老了,成了危房,很多的记忆,也被打上了“严禁入内”的醒目标签,就像今夜寂然的造访,讳莫如深。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没有什么能经得起岁月的淘漉,只有这栋更加破败的礼堂,漂洗不掉。一个小小的礼堂,足以装下全校所有学生,多少人?不到600人。一个专业,每届也就招收一个班,82级中文就42个人。这在现在的孩子看来,那是要被笑掉大牙的,六百号人,谈什么大学,该叫“小学”才是。

如果我能进入礼堂,我定会站到舞台中央。里面的陈设我记得清清楚楚,长条凳破破烂烂的排列着,嘎吱作响但能坐。因为常年的雨水侵蚀,墙皮大片剥落,但这些无碍青春的撒泼。我们在这里上演80年代的“芳华”。我似乎也上去过几次,演讲,或者演出,因为年轻,根本不在乎众目睽睽,掏出口琴就开始吹,难听与否,与我何干,获得的奖品也是一架口琴。那时候的口琴就像如今的手机一样普及。

我们也追星,被追的“星”就两个,女的叫邓丽君,男的叫陶金。如果出游,就必须找老师借一台“三洋”,书包里装着的除了大公牌干电池,就是邓丽君了。顶着大背头,穿着喇叭裤,以最大的音量,招摇过市,是我们泼洒在大街上的“芳华”。我们虽然很穷,但舍得买一本陶金的的士高教科书,我们在操场上、宿舍里、礼堂中,依着书里的小人儿图解,走,扭,摇……小小的校园,一到黄昏,竟扭动得如此的热烈,现在的孩子无法想象。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一年之中,礼堂要充当一次食堂的角色,全校的毕业就餐就在这里举行。可惜那年,1985年,我没有全程参与,摔完了几个空啤酒瓶,还没有来得及醉,我就带着饭菜走了。我的老乡、同学,正在住院,我不能让有说有笑、又哭又闹的毕业大餐冷落了他。除了老乡加同学,我们还有更深的关系,我的妈妈给我做千层底黑灯芯绒面布鞋,总是两双,我一双,他一双。【我记得我曾经用我的新鞋,跟郑风同学换了一本“外国诗”,他的鞋早穿烂了,扔进了忘川,我的那本黄色封面的“外国诗”,还旧旧的站在我的书架上,跟我的大学课本混在一起。可是后来,因为我太没有出息,又固执己见,不思进取,招致他的不快,无论什么场合,我都得接受他冷峻的批评……但是,令我不安的是,30多年后的今天,当我绕着这个再熟悉不过的礼堂,走完一圈,想他一圈,他还在医院里。这一次,远比上一次来得凶猛,放化疗正在一步步的侵蚀着他……岁月和病痛,非要把人骨头里的痛熬成汤才肯罢手。几十年的“磨合”过去,庆幸的是,他选择我做了知道他病情的第一人,我不知道,当我走到他的床前,他是否感觉到了我眼里藏着的泪水……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我和水塔的故事,早就被压在了塔底,无从翻起。今天,当我走过,不小心弄出了声响,曾经再也熟悉不过的教学楼,似觉有故人来,便立即点亮了灯盏,只可惜我再也进不去、回不去了。待到我悄然离开,她便熄灭了最后的灯盏,让一切归于沉寂。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教学楼前面的灌木,不是我记忆中的物件,我认识的水杉,那些高大的乔木,大约因为日后的老朽,早被悄悄删除。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我不记得这栋楼曾经的功能,但我绝对贸然的进去过,某个中午,里面应该有个故事。至少我在某个房间,喝完了半瓶高粱酒。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操场边是一个很高的陡坎,一溜几栋新建的宿舍楼,住的是下一届新生,我们这些老男生无福享受。最右边的这栋,被记忆刻画到了骨头,如今也是人去楼空,没有了灯火,没有了欢笑,也没有了录音机和彷徨的烟头。院子里堆满了成年的杂物,木头、砖石、步履、记忆……我又躲在院子的一隅,抽烟,跟三十几年前一样,意念杂草丛生,终归于荒芜。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前面这栋宿舍,依然住满了人,楼是旧楼,人是新人,功能依旧。里面传来幽幽的女声。夜已深,蹑手蹑脚的大叔,不会再留下任何响动。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现在的3号教学楼,曾经是图书馆。一个姓阚的图书管理员,十分严肃,不近人情,黑着脸叫人害怕,但是,他不能阻挡故事的发生。图书馆,是故事开始的地方,但美丽的开始并不等于圆满的结局,玩着意念游戏的人,始于纸条,终于纸灰。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径直往前走,就是上山的路了,现在已经没有了路。上不了山,就看不到满山的红杜鹃了,也无法去采一把野栀子花,送给什么人。远处操场边有一两对绰约的身影。我坐在台阶上,抽烟。酒劲渐消,空空的脑袋里突然就回旋起一首歌来,那是当年最流行的“校园歌曲”。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你的眼睛比太阳更明亮,照耀在我们的心上。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请别离得这样匆忙,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你可会想到你的故乡,多么寂寞多么凄凉,想一想你走后我的痛苦,想一想留给我的悲伤……亲爱的人我曾经答应你,我绝不让你烦恼,只要你能重新爱我,我愿永远跟在你身旁……”

我毕业时,仿佛就是唱着《红河谷》,泪眼婆娑的离开的。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这栋楼的原址是全校唯一的男生宿舍,两层。当年的筒子楼没有了踪影,但我们能清晰的记得我的那些“基友”,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刚才还坐在我的身旁,与我一起抽烟、喝酒。

宿舍的前方是球场。郎平们掀起了校园排球热,排球场只要围满了人,爆发出巨大的响动,那一定是81英语的女生在打球,她们个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我们捧着洋铁碗,未必是在看球,这个情节,就像看露天电影,基本上不是在看电影……

曾经排球场上的风云人物,“女排1号”史学姐,回黄石卫校工作没两年,就去了深圳,把特区第一辆红色911,开进了“建国以来十大经济案”,情人被判了死刑,自己则混了个无期。今天,这么安静的夜晚,曾经的草地再也没有了喝彩,没有了围观。朦胧夜色,徒留物是人非的无限感慨,只可惜夜太深,没有人听见大叔的一声叹息。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我人生的第一张全身照片,就是在图书馆和宿舍中间的这片草地上完成的,那时候,我的头发不仅黑,而且多,而且长;那时候,我总以为,岁月够多也够长。

阳光煦暖的日子,我们就把棉絮抱到草地上晒,一个个像快乐的疯狗,在草地上打滚;到黄昏,男生、女生,就窝在草地上订被子。人类尚未发明被套之前,我们只能靠手工,一针一针的缝。传说我订被子的手艺颇高,似乎有人慕名而来,求帮忙。现在用力想,也记不清她是谁。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这是我逃课的必经之门。我极讨厌英语,而教我的英语老师,个子高到说话都慢条斯理。为了方便逃跑,我选择了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点卯结束,就开溜。好在考试不像现在,要死记硬背,他就在黑板上写一首英文诗,叫大家翻译成现代汉语。我凭借同桌的一本英汉字典,逐字翻译,再用诗意的语言缝合它们,居然也能高分过关。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夜已深。此地不可久留,我得走。一只来不及回家的小狗端坐在我的前路,有一股坚决不给陌生人让道的霸气。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归家。当我经过它,它便退到暗处,朝我叫嚣。它不认识我,这很好理解。其实,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早就不记得我了。原本乘兴而来,到最后还是得悻悻而去,这到底还是让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那场离别,只是结果不同——我那时完全不知道去路,现在我看到了曾经的去路。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感谢郑风,第二天就把她清晰的图片发过来,让我能看清她如今的沧桑与冷落,看清我曾经和我的同学们一起,我的我一起,在她的怀抱里,欢笑、悲哭,嬉戏、独处。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我的1982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等我更老了,拄着拐杖,再来看她,她应该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7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