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我们需要改变对教育的态度

 
 
 

日志

 
 

面对咄咄逼人的孩子  

2015-03-29 22:32:43|  分类: 职业有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生最怕两件事,一曰收钱,二曰分座位。

收钱的事就不说了,只要自己不搭顺风车,我就不用太担心。比如收取报名费,高三就三个月的样子,居然要收差不多1500元钱,一个家长就很生气,打电话质问,这么短的时间,收这么高的报名费。话语间,有点刺的样子。我便缓慢的告诉他,学校按照上级要求收费,是以学期为单位计算的,不按月,上个学期就很长,但是政府没有允许学校多收钱,您的小孩也没有因为学期长而多交钱,对不?“如果不相信这个价,可以打电话到教育局、物价局或者是财政局去问问。”我谦恭的说。然后,我让他的儿子把几个局共同下发的文件拍下来,传给他父亲,也希望他父亲能在网上、报纸里找到学校收费的依据。

我猜测他询问的意思,大约是怀疑学校擅自多收了,或者是我加了价。我把这个收费按照学期为单位的道理说给他听,他就懂了,作为成年人,作为孩子在学校读了十二年书的家长,应该知道“单位”是什么意思。比如过春节,就是以年为单位的,不是以十二个月计算的,有的年份,闰了一个月。变成了十三个月,还是一年,还是只能过一个春节,不可能让你过1.1个春节。他懂了,就再也不打电话了。

我不会让家长把自己逼上绝路,因为这些年来,家长的暗亏我们吃了不少,吃一堑长一智,我们就变得谦恭了不少,我们大可不必为政府去和家长结下仇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替政府收钱,替政府耐心解释,让家长交钱交得舒服。

收钱,我不担心,因为我是在替人收钱,替政府收钱,只要不搭车收费,做好耐心的解释工作,上级是不会怪我的。如果真的碰上了个咄咄逼人决不让步的,就只好叫他打电话去询问。我的原则是,首先我不能犯错。

分座位就不一样了,因为,不同的人,对“最好的座位”的认知完全不同。

几十个人,谁该坐“最好的座位”?

座位的确有好坏,比如第一排和最后一排,有人就认为,第一排最糟糕,吃粉笔灰;也有人认为,最后一排叫冷宫,是专门用于发配的。

即使是同一排的座位,也有好坏之别,比如左右两边和中间。有人认为,中间的好,眼睛不斜视,能看清楚黑板;也有人说,左右两边最好,离老师远,免得老是被盯着,一点自由都没有。

左右两边的也有“好坏”的区别。喜欢右边的人说,坐在左边,容易看窗外的景色,被麻雀打扰;坐在左边的人说,坐在右边,容易被走廊里徘徊的老师盯着。

……我想,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按照每个人心中的“好”,把几十个座位“科学合理”的分下去。

我不想为分座位上心。每次,把分座位的自主权都给了他们每个人自己。具体说来,非常简单,就是在分座位前,跟班长说一声,分座位了,你去办。

班长就把座位的空白表按照标准——通常是依据考试成绩——顺序自选下去,从第一名到最后一名。最后一名,无法挑选,全班认为最差的座位就留给了他。

但是,他坐着的那个座位,未必是全班最差的座位。他坐了第一排,比最后一排离黑板近了四五米。

世上真的没有最好的座位。班上的第一名,历来第一选座位,可是他老是挑选紧挨着后门倒数第一排坐下——他一直坐倒数第一排,端坐冷宫,一直考第一名。

这次,座位分下去了,按照名次,按照他们各自的意愿。这也许是他们高中时代最后一次分座位了,我看似显得随意,但有两点却一直把握在自己手中。

一是,让他们自己挑选,满足每一个人;一是,微调一下,让他们相互间的打扰更少些。

谁都懂,第二点,有两个孩子不懂。

他们在QQ里给我留言,质问我为什么要动他们的座位,且说明,对方也不愿意换。

换言之,是我违背了他们的意愿,让他们坐上了各自不愿意坐的座位。

其实就是同排左右互换了一下。

就是这么个细小的动作,遭遇了他们的怨愤。我想着好笑,也许,是我平日给他们的自由太多的缘故。

仿佛我真的不能动他们的座位似的。

我有我的考虑。我这样回复。

没想到,那个孩子不依不饶:“你是怎么考虑的?为什么要换我的呢?”

这孩子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其实,我的某些考虑,是不必告诉他的,也不可能告诉他。如果我说换他的座位是因为某个与他们两个不相干的人,他们会相信吗?

的确,我是为了第三个,才换了他们的座位。

但是,如果我说明了理由,回答了我“是怎么考虑的”,就有可能伤及“无辜”——他们太敏感,我不想“得罪”太多的人——还有七十几天就高考了,为了座位,让他们分心,怨愤,那才叫得不偿失。

我使惯了冷处理这一招,两天来,没有再回复他,也没有找他谈心。

又过了两天,晚上十点半过了,下晚自习后,查寝时,在楼下碰到他。

我对这个曾经咄咄逼人的孩子说:“这几天,想通了吗?”

他嘿嘿一笑,“没有。”

“我不会告诉你理由的,但我想问问你,你干嘛不愿意坐现在的座位?”

想不到他给的理由,正是我要给他的。

“这个地方,有人爱讲话。”

“谁?”我赶紧问。

“不能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换座位。”我也很固执。

他突然就笑了。

“不换就算了。”

“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给你换,让你满意,但是,你必须告诉我,谁爱讲话。”

“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影响同学关系。”

“那我也告诉你,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是怎么考虑的,因为我也怕影响同学关系。”

他瞪着眼睛,看我。他知道进入了圈套。

这个圈套里,装着我们共同的指向。这是奇遇?

不是。其实,我考虑的,就是他担心的。

我最后问:“最近几天,你坐过去后,那里还有人讲话吗?”

“没有了。”他倒是回答得很干脆。

“这就对了,这就是我把你安排到那里去的目的!”

他仿佛,恍然大悟。

“谢谢老师。”

“你不再追问我了?”

“不了——”他笑得很无邪。我看到了这个大孩子的纯真,他比我高一个头,但还是个“小孩子”。

“上去洗洗,早点睡吧——”

他满意的走了。我也临时决定,今天,他们那几间宿舍,我就不去查了。

我说过什么,曾经?

我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全部素质中,善解人意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素质。

能得到几十个人逐一的谅解和宽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真心希望,高考前的这几十天,他们能过得既紧张又愉快。

最后说一句,面对咄咄逼人的家长,或者咄咄逼人的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吵架是没有用的,说理由,不说理由,自己要占个理,才能自保。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