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然后知足

不许说话了,这里!

 
 
 

日志

 
 

罗正宇之死  

2018-04-12 10:49:14|  分类: 黯然神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正宇,武汉理工大学学生,毕业仅一年半,就用一根登山绳,结束了自己年仅24岁的生命。

3岁时,父母离异,不久父亲再婚,去绍兴打工至今,罗正宇爷爷奶奶大。

离婚后,母亲想见儿子的念头被奶奶断然拒绝,此后母子基本失去联系。

继母关系陌生“很少叫她”。

农村留守儿童,童年遭遇父母离异,隔代养,缺少父爱、母爱……罗正宇从小便养成了“憋屈”的个性,堂兄说:“没有一个人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

但个性内向并不妨碍他会读书。2010年,罗正宇考入武汉理工大学本硕连读评为“武汉理工大学三好研究生”。

大学的六年,基本没有见过父母,没有谈过恋爱,从不与女生搭讪。

但他不是不渴望被人关注,只不过“求关注”的做派几近自虐。一次室友打赌,说自己可以穿门而过,于是便从门上的窗户了出去这不算“逗比”,有舍友的目瞪口呆为证。

2016年6月23岁的罗正宇从武汉理工大学交通运输工程硕士专业毕业轻松走进了一家大型国企,以技术员的身份进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不久被分到杭州项目部起步工资税后5400

杭州离父亲打工所在绍兴很近,他没有去过,月后,父亲去杭州看,宿舍里有空调、洗衣机。

但他并不快乐。他正在遭遇每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共有的烦恼:工作环境不如意,既苦且累,白天工作,晚上整理资料,经常加班,从事的具体工作所学专业几无关系收入无法体现个人价值,研究生毕业,“仅比本科生多17元钱”……

但是他不会在父亲面前流露他的烦恼没有什么文化又缺乏感情基础的父亲也不会关注儿子的内心。

  “我现在从事的工作就像没上过六年大学几个,罗正宇突然辞职。内向的人缺乏韧性且固执如牛,一切的规劝都是耳边风。他终于放弃了技术管理生产监督方面的工作,放弃了税后5400元月工资放弃了单位包食宿的待遇,从杭州回到武汉,自费学习计算机编程。

没有人能理解他放弃优厚的条件毅然决然离去。也许他只想要一间封闭的工作室,但流动开放、混乱嘈杂的建筑环境让他无法适应;也许他与陌生人交往的经验值为零,却要成天与形形色色的建筑工人打交道;也许他从三岁开始就躲进了仅能容下自己的象牙塔,现在却要他进入一个鱼龙混杂的大工棚……

没有人知道,从他离职到自杀的这一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日子是怎么过的。他的父亲、母亲、继母、兄弟、导师、同学……全世界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说不清”

   离职半年后,他联系过爷爷(那是他在人世间唯一信任的人)一次说自己在武汉一家公司上班,月薪一千五。

  “人间蒸发”一年,他突然在QQ里说:哥死了……同学就回复了一个表情接着发:哥现在什么都没兴趣了啊。这次,没有人回复。他的同学不会想到,十天后,真的“哥死了”……

两天后,他又这位同学一条QQ信息:唉,悲哀……再过八天,他真的就把悲哀留了下来……

也许,苦闷彷徨的年轻人,这方面的感慨非常多,牢骚几句很平常。倍感生活艰难的职场新人,谁的对话框里没有几句亚健康的感慨?自己正值苦闷,哪有精力关注他人的悲哀。这个群体,起步注定悲苦。

“没有一个人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跟他一起长大的堂兄说对了。

离职的这一年,他靠什么维持最简单的生活,在哪里生活,如何生活,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在乎,就像罗正宇,也从来没有在乎过任何人。

他死后,人们打开了他的支付宝才捕捉到他的行踪他像一个流浪汉,一年来辗转在江汉路、胜利街、上海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地点是网咖、便利店、炸酱面馆、水果店根本没有什么公司。唯一可以查实的是他死亡时住过的旅馆,恐怕是全武汉最简陋、最便宜的旅馆,200元包住四天 

他的手机留下了一组惊悚的数据离职后五个月,收入几乎为零,月支出两三千;后几个月平均收入一两千,支出四千到六千,同时还要按期还借呗和花呗2017年12月支出一万二2018年1月收入六千,支出一万二。手机里13个网贷APP仅死前两个月,分期欠款就高达五万多。

原来,他是靠“理财”艰难度日,才熬到了死亡。

  小伙子可以的。硕士?就这样?读书读成这样?你等着上门吧。

  我就是对你太好了,年前没有给我清帐,我能让你过个好年,我跟你姓!!

……债主们不知道,他再也看不到任何催款信息了。

他的支付宝余额仅有七毛一分钱自杀时穿一件酱色棉袄破烂不堪空空如也的背包里仅有1元现金和一颗大白兔奶糖……

2018年1月29日早,人们发现破破烂烂的挂在房梁上。

再熬半个月,就是万家灯火、呼朋引伴、走亲访友、阖家团圆、大快朵颐、幸福快乐的戊戌年春节了……

而罗正宇,再也看不到爷爷的泪水和哀嚎,看不到父亲的忏悔和顿足,看不到同学的唏嘘与惋惜……

“我很早以前就意识到,儿子交织在亲人的复杂关系和恩怨中,家庭对他的影响很大。”为什么非要等到儿子死后,父亲才有这样的幡然醒悟?

元宵节后,父亲特意来到儿子生命的最后落脚地,在儿子苦苦挣扎过的地方来回走了三四最后,他在儿子去过的理发店,花同样的价钱,自己理了一个……

我想象着父亲的新发型,该像个修剪整的句号,只可惜父亲一生之中为儿子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儿子竟然无法看到……

这个内向的、固执的、苦闷的、无助的、潦倒的、落魄的、孤独的、绝望的、成绩优异的孩子,在毕业后的一年半里,在离职的一年里,在生命的最后四天,有过怎样的痛苦与挣扎?有过怎样的彷徨与绝望?没有人“说得清”,他终于离开了这个让他纠结了二十多年的世界,消逝在春节前一个寂寞寒冷的冬夜里……

多么的希望天底下的父母,能少专注自己的独特感受,把一部分目光投放给孩子;为人父母者,就算自己的日子再不如意再悲催,也要为孩子学会隐忍……

可怜的孩子,他的悲哀已经熬到了尽头;但更多的苦闷还在人世间继续。

罗正宇之死 - 黄石老许 - 然后知足

 

  评论这张
 
阅读(16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